乐阅读 > 都市言情 > 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 第3669章 死对头居然是我的网恋对象(85)

第3669章 死对头居然是我的网恋对象(85)

弹幕中一排排的问号。

今天怎么播的这么晚?

这画质不对劲啊,换电脑了?不是吧,有点差

这是在外边播的,噪音都听到了

是有什么事吗

浅神最近不太稳定啊

那人应该是看到了弹幕,在单排开了排位之后,清淡平静的说:“直播设备坏了,这几天在网吧播。”

他只浅浅的说了一句,便轻描淡写的将这件事情带过,之后无论再有人问什么都一律不回答,专注打游戏。

常看搁浅直播的人也都知道,他一向不愿意提及私事,也就没有人再问了。

就算在网吧,我浅神技术也是秀的一批

今天可不可以多播一些时间啊

几条弹幕飘过。

灯光下。

楚绪指尖却凝住。

清冽嗓音仿佛近在咫尺。

设备坏了,在网吧。

这一句话魔怔的无数次缠绕在耳边,让他头脑有些发热,在那瞬间不知道是不清醒了还是怎么,心重重一跳,窗外夜色映入眼底,直接拎起旁边的外套就直接冲了出去!

什么也顾不得。

身后匆匆的喊声消融在夜风中。

少年人做事冲动又轻狂。

在十七岁的年纪。

不知天高地厚,自负又骄傲。

风声鹤唳的青春,可以无所顾忌,不计后果。

楚绪不知道那个时候他心底想的是什么,几天的烦扰在那一刻都被抛掷在身后,什么也不去想,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他要见他。

盛夏蝉鸣叫个不停,皓月当空,树影婆娑,正值人间年少。

那天晚上,

楚绪跑遍了一中附近的每一家网吧,找遍了每一个座位,走过了无数条街,衣摆带出风来,眼神是燃着火。

“不好意思,请问刚刚有这个人来过吗。”

“请问照片上的这个人来开过机器吗。”

“你见过这个人吗?”

“你再看看。”

“我不玩,打扰了。”

“不好意思。”

“他是……我哥。”

夜色很深,街道上没什么人,楚绪也不记得他到底跑过多少个网吧,重复问过多少次话,好想把十七年来的耐心都用在这上面,可换来的都是一次次失落。

他跑的前额出了汗,后背也被冷汗打湿,微有些喘。

直到倦怠又不甘心的走进一中附近最后一家网吧,刚想拿着照片询问老板,视线却在某一个地方骤然顿住。

那一瞬间。

他眼中是惊涛骇浪,星河暗燃。

昏暗的光线,迷离又混乱,那个人背对着他坐在一台电脑前,亦如初见般的模样,白衬衫干净雅正,冷傲又自律,矜贵的很。

背影挺直孤高。

和周围格格不入,却是少年惊鸿。

楚绪看着看着,忽然就笑了,眼中的光影像是能溢出来。

“喂?喂!你问什么?”

耳边是网吧老板催促的声音,和咔哒咔哒的键盘声。

在那一刻,

楚绪只听到了心跳。

他无法忽视,退无可退。

直面一切。

“开电脑吗。”老板皱着眉问。

楚绪缓缓收回目光,唇角挑起似是而非的笑意,“啊,开一台。”

他挑了一个在少年斜后方的位置,抬头的时候一眼就可以看到那个人,那人的电脑屏幕上是熟悉的游戏画面,在键盘上敲击着的手修长干净,发出咔哒的声响,格外有节奏感。

侧脸线条冷峻分明,在昏暗中,依旧令人心动。

是已经配合过千百次的操作,也是已经听过无数次的声音。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的,刻在骨子里。

理所应当的,

是同一个人。

耳麦微压着碎发,游戏中的击杀音效没有停过。

染白挥动着鼠标,每一次操作都像是带了狠劲,在又一局胜利结束之后,他甩了下手,对于脸上也没有什么波动,无所谓的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手腕,发出咔嚓的骨节声响。

小地方的网吧,又在晚上,人又多又混乱,声音嘈杂,烟雾呛人。

但是他还是明显察觉到了一道一直在注视着自己的视线。

少年眯了下眸,眸光不明。

“今天就到这里。”他对着直播说,嗓音淡漠低沉:“明天见。”

说完之后,还不等直播间,有任何反应,直接退出了直播。

楚绪就坐在隔了几米的位置上,将一切皆收眼底,有种玩世不恭的轻佻感,可是那样的轻佻在长时间注视着一个人的时候变得极为专注,直到看着少年的动作停了下来。

结束了?

他迟疑片刻,还是没打算现在揭露这一切,看到染白打算离开之后,自己也准备退场。

谁知道那个人在关掉电脑之后,似乎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眼神静水流深。

楚绪莫名心头一跳,连呼吸都下意识的窒了一下。

因为那一个无意间的眼神。

只是光线昏暗,网吧混乱,楚绪也无法分辨,那个人究竟是不是看到了他。

璟白发现他了?

不可能。

网吧这么多人,璟白怎么可能看到他。

再看去的时候,

在一排排的机器和人群中,已经看不到少年的身影了。

大概是走了吧。

楚绪上不上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有些失落,正打算走,谁知道在起身的时候,肩膀忽然被一只手摁了下来,力道不容忽视,身后淡香笼罩,居高临下。

“你躲什么。”

一句话毫无预兆地落在耳边,然后炸开。

那一瞬间,楚绪心脏几乎要跳出喉咙。

他侧眸,因为角度问题抬头看着,颈项的弧度拉伸成一场漂亮的线,T恤松散,可以看到站在他身侧的人,也正在看他,眉目深邃。

正是璟白。

“我躲了吗。”在过了最初的慌乱之后,楚绪极为淡定的死不承认,歪头看了他一眼,佯装若无其事的嗤笑:“你怎么也在这。”

网吧中,

两个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姿态随意又散漫,远远看着两道模糊修长的身影,多了几分不合时宜的暧昧。

看着楚绪这幅模样,少年挑了下眉梢,意味不明的哦了一声:“是吗。”

他一只手还压在楚绪的肩上,冷冷淡淡:“刚刚不是看的挺开心,怎么现在还跟我装不知道。”

“……”

“一个多小时,绪哥。”染白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慢条斯理的提醒他:“你感觉我是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