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魔法 > 魔法塔的星空 > 第八百三十七章 才要出发的人们

第八百三十七章 才要出发的人们

<><><><>原本被深渊大君们追杀的男人,好像忘记了原本的目的地,反过来猎杀起受大君召唤而来的恶魔们,并吞噬着他们的血肉。而且原本不受控制的权能,像是被找到了规律。某人逐渐取回控制权,也有了施法的动作,尽管只是用一些简单的小魔法。

这样的行动,反而让大君们更加没有插手的理由。因为对方明显陷入一种疯狂之中,朝着堕落的道路愈走愈近。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献上祭品,推波助澜。

与此同时,天还没亮,就起了个大早的少女们,在看到她们老师的留言后,是不慌不忙地准备着。反正那个男人的恣意妄为,也不是第一天了。身为学徒的立场,也不可能命令他做什么。

两个少女慢条斯理地准备着,包括从首棺室中将这个家最重要的中枢控制系统给解下来,准备带往深渊;还要进到厨房里准备早餐。因为东西带往深渊相当麻烦,所以以往大家都会先吃。不过这一回她们老师先走一步,所以得要帮那位准备便当才行。

等到早餐准备的差不多了,就是他们姊姊大人起床的时间了。自律的巫妖不需要别人叫,当然也不用闹钟之类的东西。预计什么时候起床,只要到点她就会自己醒来,分秒不差。

芬会花一点时间洗梳,整理一下自己。毕竟现在的身体已经是活着的肉身了,不像以前就一副骷髅架子。要干净,直接泡强酸。下去再起来,什么脏污都会不见。现在可不行,从头发、指甲、牙齿,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需要小心照顾的。

认真打理自己,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最主要这当中的乐趣,是过去几百年的生活所不曾体会的,所以芬很享受这样的时间。等到打理好自己,到餐厅用早餐时,巫妖才从两个少女口中得知,她们那个不负责任的老师已经先行一步,自己跑到深渊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时,芬只是“喔。”了一声,并未多作表示。她很清楚那个男人的实力,也无法想象那个胆小鬼会让自己陷入危机之中。所以芬很放心地细嚼慢咽,享受由两个少女精心制作的早餐。

自从那位女侯爵的仆役们来到这个家中,因为人数众多,三餐也不再由两个少女掌勺。另一个理由则是那些高贵之人,不放心吃外人经手过的东西。

虽然说看起来女侯爵本人不在意,但她身边的人可是在意的不得了。而大部分时候不讲究吃的男人,也就随之任之。也因此,大家就少了不少口福。那群人自吹自擂的贵族菜肴,大概是比猪食要好一些而已,还算人吃的。但跟两个手艺被锻炼出来的少女相比,那是天壤之别。

直到最近,因为大半夜的就要准备前往深渊,时间实在是太早。那位女侯爵不在出行的名单中,当然也不会早起。那群自认为忠心耿耿的仆人也就没有坚持非要自己处理食物,这也才解放了厨房。

两个少女重新回到厨房后,即使是最简单的早餐,也是相当美味。芬当然多花了一点时间,在品尝这久违的美食上。至于到现在,都还不习惯身体需要进食的原缝合尸史东,则是吃什么东西都像在吃猪食一样。看他不尝味道,囫囵吞枣的模样,芬只觉得暴殄天物呀。

用完餐,意犹未尽的芬施施然前往闪现大厅。这里是和世界树领域中,相同规格的固定式闪现术传送魔法阵。建造这个魔法阵的各种材料,是由木精灵部落和精灵王国提供,目的当然是方便他们的人来往圣城埃斯塔力,和他们各自的部落与王国。

对已经熟悉闪现术的两人来说,以这个魔法阵作为出发点或目的地,其实并没有什么差别。就一个仪式感吧。从传送魔法阵出发,抵达传送魔法阵,总好过莫名奇妙的来,或莫名奇妙的离开。#29233#21435#23567#9633#35828#32593#9633#87#119#87#46#105#81#117#120#83#46#67#79#77

出发的人当然有芬,在场唯一可以使用闪现术的巫妖。两个荳蔻年华的少女,主要是去做苦力……还有原缝合尸,前黑暗军团禁卫军团长史东,负责搬包括首棺在内的东西,就一个苦命的搬运工。

一行人来到闪现大厅的传送魔法阵之上。芬只晃了一眼,没多做确认,便发动闪现术,带领众人前往深渊。

本该是很普通的日常,接下来的事务和前几天一样,就是各种观察、记录,趁空还整理一下记录内容,让回家之后的工作少一些,多点自己的时间。

但今天一抵达,就给了众人一个教训。脚底下失去支撑的地面,所有人直接成自由落体往下掉。

幸好这群人都不是什么冒险新手,尤其两个少女,在她们老师的特殊指导──某人从不说这是坑人或恶作剧,──之下,应对突发状况可是有相当多的经验。发觉自己脚下无物,成坠落的状态,两人直接一个羽落术加持,直接轻飘飘地落到一片废墟上。

而芬跟史东两人,什么魔法也没有加持,直接落地。膝盖只一屈,便安安稳稳地双脚站定。到来的四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周边的断垣残壁。哈露米最为直接,来到芬的身边便问:“姐姐大人,妳确定我们来对地方吗?”

“只要是来过一次的地点,我是不会出错的。”这虽然不是闪现术的特性,但凭芬的记忆力,这种事情是不会犯错的。

“那么……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城堡怎么了?还有,老师呢?”哈露米问着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众人认真观察这座深渊中的城堡,已不复昨日的风光。主堡的部分崩塌大半,只剩下小部分的建筑残骸。原本用来观星的天台,当然全部不见了。城堡的城墙也是一样,随着主堡崩塌得位置,该方向的城墙也全部不见,甚至连这处悬崖边的飞地,也崩落了一部份。

残余的城堡,同样是摇摇欲坠。要是某人在场,他会这么评价:就别修理了,盖新的比较快。

很可惜,那人不在,没人可以体会这句话中的嘲讽。所以更应该把那个男人找回来,要不就太寂寞了,不是吗。

也许芬对于环境的掌握,不像某人到达变态的程度。但对一个曾身为魔王的巫妖而言,也是到达巨细靡遗的水平。要在这片废墟中,找到这里最强的恶魔,本地的恶魔领主沙宾,并不是件难事。只三两下,芬就定位了在某处瓦砾堆下的恶魔。

二环学徒级魔法──旋风术由一个巫妖施展,会是什么样的效果?

只见芬青葱般的玉手轻挥,一股无可阻挡的狂风当即将地上的瓦砾沙土给吹上天。甚至连城堡残余的部分和城墙,也一并被吹垮。即使如此,也还没能将恶魔沙宾救出来。

因为接下来的工作相当简单,所以芬没有继续插手,只是命令着史东朝某个地方挖掘。在原缝合尸的怪力协助下,芬一眼就看到沙宾露在外的手臂。

闪现过去后,芬将那手臂一提,就将昏迷中的恶魔沙宾给救了出来。而对方死不醒的时候,按照芬流派的魔法唤醒术,就是不消耗权能的一连串巴掌,直接把恶魔沙宾给打醒。因为再不醒,很有可能直接被打死。

“呸,呸!”一睁开眼,沙宾就感受到全身的不适,以及满嘴的灰。他看着把他救出来的巫妖,半晌说不出话来。

是说巫妖也没有等多久。不耐烦的她抢先用深渊语问道:‘恶魔,这里究竟发生了甚么事?还有,那个人类呢?”

总算恢复一点精神,沙宾心有余悸地说:‘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我只知道他招惹了一大堆不该惹的人。然后就被围剿了。’

‘围剿?谁?’芬简洁却不失犀利地问道。

‘大君,无数深渊大君。就那个数量,让谁察觉了,都会感觉到绝望吧。就算是那个魔法师,他也没有例外。’想起前事,沙宾就微微打着颤。

考虑到继续逼问,大概也不会有什么自己想听的答案,所以芬放弃继续问那个明显吓到的恶魔。反正有几件事情已经确认,首先,那个男人应该还活着。第二,对手是深渊大君;他们好比迷地的神灵。既然人还在,没有被埋在这大片的瓦砾中,那就赶紧把他找出来吧。

打定主意,行动派的哈露米就要往外跑。芬一把就捞住对方的后背,说:“不要着急。妳老师有句话,紧事缓办。愈是紧急状态,就愈需要冷静面对。急忙忙的,做什么事都不会顺利。”

“可是姊姊大人,我们早点出发,不是可以早点追到人吗?”心急的哈露米问道。

“是这样没错,但是妳觉得我们现在的状况,适合打架吗?”芬反问。

这时哈露米才想起,她们所携带的物品与装备,并不全是适合冒险或战斗用的装备。她焦急地问:“那我们要怎么办呢?”

“先回去一趟吧。把打架用的家伙全部带上。接下来,可不是悠哉游哉的休闲时间。”芬如此说道。

一行四人当即闪现回了圣城的家,放下那些临时的行囊,在整备一番后,重新来到深渊。衣服还是原本的,因为这几套用魔法丝绸所制作的衣袍,可是迷地最顶级的装备;想找到更好的,困难呀。至于其他近战、远战用的武器,当然是全部带上。

一般人这时会将视线放在哈露米身上。因为她所使用的几项近战用武器,全都是以世界树为材料所制作。但极少数懂行的人,会把注意放在卡雅身上。准确一点说,就是一把比自己身高还要高的武器。重型狙击枪‘有我无生’首次出现在圣城安斯塔力以外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