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女生耽美 > 茵绿花儿 > 第260章/重磅消息

第260章/重磅消息

南望甫拉着睫露的手,没等他俩走出漠金楼,就感觉到对方想要抽回手的力道,刚才那种场面,南望甫还在气头上,哪里能想到这么多,心中尴尬的同时急忙松开。

呵呵,对方是女孩子,还是初次相见的人,场面一度变得极为尴尬。

“奥——那个——你没事吧!”

南望甫语气吞吞吐吐,眼神左顾右盼,都不知道应该落在哪里才好,半天挤出这样一句话,还真是难为情啊。

“没事!”睫露回答,反倒是她,没有将刚才两人牵手的举动放在心上,语气显得很是自然,“原来南兄是三王爷呀,失敬失敬,刚才多谢了!”

“害——这个不提,你没事就好!”

南望甫有时候很讨厌这个三王爷的身份,规矩多不说,还时常被人管束,但是别说,关键时候拿来装样子,还是很起作用的。

两人走在大街上聊着天,迎着面向他们走来一个人,正是陆麒。

他今天是悠哉悠哉地逛美了,出门那么早,这会才来,不知当知道睫露差点遇险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陆麒!这是穴古族三王爷南望甫,这是我好友陆麒。”

睫露站在中间,向两人介绍彼此,陆麒和南望甫相互问候一声,随后没说几句,便告辞各自离去。

回客栈的路上,睫露将南望甫邀请她三天之后去赴宴的事情,告诉了陆麒,他们想见菲儿,现在正规的途径好像这一条是最好的。

穴古族和其他国家不同,穴古族王室居住的通天皇楼就像圣地,是穴古族人们心中不容侵犯的地方。

所以,里面一定会有修为强大的修仙者坐守,他们想用修仙者的手段进入肯定不行,万一事情败露,可能惹上杀身之祸。

两人商量后决定,三天后去赴约,宴会上找机会和菲儿见面。

一夜无话,来到第二日。

原本睫露和南望甫两人都没有将昨天漠金楼的闹剧当一回事,但是红家人在漠金楼大打出手,刺杀三王爷妃不成,反被三王爷教训的谣言便在漠金城中传开了。

人们的想象力总是丰富的,见到一男一女的两人,又是拼死相护的样子,关键南望甫说了句“我的人”,“我的人”多么凶猛的三个字,不将他们想成一对才怪了。

南望甫作为一个闲散王爷,爱睡懒觉是常事,但是今天他却没有睡懒觉,不是他起得早,而是压根就没睡。

没错,是一夜没睡,关键他现在还很清醒,顶着两只熊猫眼,完全没有睡意。

昨天虽然被红枝搅局,但睫露救下他的画面一直徘徊在南望甫脑中,一个陌生女子,哪来的勇气为他一个大男人当剑。

后来他思量很多,睫露是修仙者的身份也猜到了,但总是感动睫露一个和他从未相见过的人能救他。

或许感动得并不是陌生人救他,而是陌生美女救他,反正不管是什么,他就是想了一夜。

一夜未睡,等到大家伙都起床的时间,他却是来了困意,刚打算睡回笼觉,但是却被他哥传唤。

没错,宁司晨朗就是这位王爷的哥哥。

昨天发生的一切,早在南望甫没有回到通天皇楼,消息就传到了宁司晨朗的耳朵。

对于宁司晨朗而言,他这个弟弟现在的婚姻大事很是要紧,传出南望甫的王妃,他不得关心关心。

也不知道怎么的,南望甫的相貌并不算难看,但他身边就是没有女人,一点都不想他的哥哥宁司晨朗。

南望甫来到宁司晨朗办公的地方,简单地说了一句客套话,便一屁股又坐到边上的椅子上了,哪里还有半点昨晚的风度,身边侍卫齐焦学坏了,原来不是没有原因。

“听说昨日你在漠金楼很威风啊,什么状况,给王兄说说!”

宁司晨朗还是一身红衣,如同妖孽一样,美的让人挪不开眼睛,他见南望甫随性也不管,只是问他话。

“嗨!也不是什么大事,昨日认识了一位姑娘,正聊得开心,却被红家的丫头打断了红家那丫头气势汹汹地要杀人家,当着我的面,你说我能让她得手吗?即便他红家再牛,我还在呢,后来就说了那丫头一顿。”

南望甫闭着眼睛回答,语气就像再说一件随意的事情,满不在乎的样子,他一夜没有睡,现在确实眼睛疼,闭着稍微好受点。

“王兄!你可得给我撑腰啊,你知道的我没有灵根,不能修炼,你要是不顾着我点,红家可就能把我生吞了。”

南望甫没有灵根,在穴古族这个修仙者参政的国家,他能让红家人吓得发抖,必然有原因,他哥——宁司晨朗——穴古族的大王,就是为他撑腰的人。

“放心!只要我在,量他红家也不能把你怎么着。”宁司晨朗脸上露出笑容,像是很开心的样子,“哦——对了,那红家女子为何要杀你认识的人?”

“说是红叶那家伙是人家姑娘害的,真是莫名其妙。”南望甫努力回想,将红枝昨天没头没尾的话猜地说了出来,“我看人家姑娘性子倒是温顺的,要招惹也是红叶招惹人家,还真是恶人先告状。”

人会不自觉地划分自己人和非自己人,在自己人和非自己人互为相反立场的时候,人的潜意识会将自己人视为好的、善良的、受伤害的那一方。

经过昨天的事情,南望甫已经自觉地将睫露划分到自己人的行列,话里话外都向着睫露,不过这一次他倒是猜对了,确实是红叶先招惹的睫露。

想必南望甫没心没肺的对红家的厌恶,此刻的宁司晨朗却想到来了一件大事,一件他这些日子最生气的事。

听到能和红叶牵扯的女子,他心中一动,便想到了一个人,莫非她是……

宁司晨朗能坐上穴古族大王的位子,现在又将五色家族压得死死的,靠的绝非美貌,除了他高深的修为,还和他的智慧和谋略分不开。

“三弟!你那朋友叫什么名字?”宁司晨朗语气变得急切,忙问。

“睫露!好听吧!”南望甫得意说道,等着宁司晨朗接下来的夸赞,又补充,“说来也巧,她和王嫂一个母国,都是绿茵帝国的人。”

好家伙!两个重磅消息,“睫露”“绿茵帝国的人”,这是要让宁司晨朗犯心脏病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