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魔法 > 虚静令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定简灵侦察斧劈谷

第三百九十二章 定简灵侦察斧劈谷

定简灵想,要想了解失禾复仇复国集团斧劈谷基地情况,继续跟踪公羊是个不错的办法。定简灵潜踪隐迹跟在公羊身后出了管家办理事务的大帐篷。

定简灵暗中跟着公羊走了一里多路,最后来到一个小帐篷跟前。公羊推开小帐篷门急急忙忙闯了进去。定简灵也抓紧时间在公羊进入小帐篷的一瞬间闪身进了小帐篷。

原来,这个小帐篷是公羊在斧劈谷基地的住所。公羊是狗字辈,又是哈忍大管家身边的人,享受着狗字辈头目的待遇,因此,他在斧劈谷拥有自己独立的小帐篷。

公羊的地位在斧劈谷基地狗字辈中属中上等。他不但拥有自己独立的小帐篷,而且还拥有同时享受两头母驴的特权。他若看上了那一头母驴,经大管家批准,便可以将这头母驴作为他的**隶。

公羊上次离开斧劈谷他的小帐篷的时候,同时拥有两头喜欢的母驴。他请求大管家哈忍说,他不在斧劈谷这段时间,让他喜欢的两头母驴继续住在他的小帐篷内,更不要将这两头母驴送给其他狗、驴。哈忍答应了公羊的请求。

需要说明的是,供公羊享受的这两头母驴平时还必须参加繁重的体力劳动。她们白天辛勤劳动,晚上还要到公羊的这个小帐篷内供公羊享受。

此时是未时,离天黑尚远,按理说他的两头母驴应该不在小帐篷内,然而,他非常期待,因此匆匆忙忙地回到了他的小帐篷内。

果然,公羊的两头母驴不在小帐篷内。公羊在小帐篷内检查他的物品,譬如,睡觉用的铺盖,吃饭用的陶器,腌制的牛羊肉等等。他试图从这些物品的使用痕迹上看到他的两头母驴的存在。

公羊经过一番折腾,发现了两头母驴存在的信息,因为,小帐篷内的卫生是干净的,小帐篷内的一些物品有最近使用过的痕迹,特别是储存腌肉的数量比他离开时少多了。他想,哈忍大管家果然给他保留了他喜欢的那两头母驴,而且哼耐二管家也没有动用他的两头母驴。

公羊在自己的帐篷内找到食物和水,坐下来吃喝一番,然后躺在床铺上休息。定简灵在暗处休息了一会儿,看到公羊睡得正酣,就偷偷地拿了些食物和水走出了小帐篷。

定简灵出了小帐篷,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吃喝罢,打算立即侦察斧劈谷。他动用功夫,用了两个时辰比较仔细地侦察了斧劈谷。他掌握的斧劈谷情况如下。

斧劈谷长约十五里,最窄处仅容一马通过,最宽处约一里可搭建数个帐篷。斧劈谷两侧及尽头岩石陡峭,高约千丈,人兽均攀爬不上去。斧劈谷内地形曲折,成游蛇状。斧劈谷上空时有尘雾掠过,极好地掩盖了斧劈谷的存在。

斧劈谷内植被极其稀疏,然而在尽头有细泉涌出,流经了九成的谷底,在未流出谷前被人畜消耗殆尽。这股细泉是斧劈谷内人畜的生命线。

斧劈谷内有大大小小帐篷近千个,住着近万人。这一万人中,驴字辈约占八千人,狗字辈约占两千人。

在距离斧劈谷口四里的地方有管家大帐篷,也就是前面咱们叙说过的公羊述职的那个大帐篷。在距离谷尽头五里地的地方是失禾的特大帐篷。管家的大帐篷距离失禾的特大帐篷约六里。失禾的大帐篷是斧劈谷的核心。

斧劈谷内八千驴字辈劳作的内容主要有六个。第一个是制做各种兵器,也就是说这里隐藏着失禾复仇复国集团的一个大兵器厂。第二个是练兵与守卫;第三个是制做各种皮货、服装;第四个是生产各种食品,比如,腌肉、熏肉、可储藏奶制品等;第五个是为失禾、管家和狗字辈服务。第六个是运输,谷内植被稀疏,面积有限,不可能耕种或放牧,所有生产原材料和生活必须品全部依靠外运,因此,运输任务繁重,必须投入大量人力、畜力。

狗字辈的主要任务是看管驴字辈,直接受命于大管家和二管家。大管家、二管家又受命于失禾。

读过本书前面的朋友都知道,失禾在西戎地区的武装分子约两万人,收买的中原暴徒约一万人,他可以随时出动三万军队造反。这斧劈谷内的人全部武装起来就占了失禾集团武装分子的三分之一。可见,斧劈谷基地是失禾复仇复国集团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基地。

阿陀迦叶控制着西戎三千余人,斧劈谷被失禾及管家直接控制的西戎人有一万人,两处加起来是一万三千余人。由此可见,失禾集团在其它地方控制的西戎人还有七千人左右。定简灵现在已经掌握了失禾集团一万三千余人的情况。

斧劈谷内有五个练兵场,每个练兵场约有一千人在训练。兵士都是驴字辈,官长都是狗字辈。定简灵还了解到,斧劈谷内人人皆兵。这八千个驴字辈被要求一边做工一边训练,一旦发生战争全部是冲锋陷阵的兵士。

谷内有马五千匹,平均两个人拥有一匹马。这里马的用途主要有两个,一是搞运输,二是做战马。

定简灵想,供养这一万人、五千匹马生存,需要大量的牛羊肉、粮食和草料,这就意味着要有大片土地做支撑。在斧劈谷外失禾集团肯定还控制着像阿陀迦叶的兔不拉村一样的地盘和居民。这是定简灵下一步需要侦察的内容之一。

失禾的特大帐篷比起管家的大帐篷来说宏伟了许多。如果说管家的大帐篷是将军府,那么失禾的特大帐篷就是王府了。看来,失禾在这里享受着王爷般的生活。他的享受建立在两万西戎人的艰辛劳作和痛哭之上。

失禾特大帐篷门首上方悬挂着蓝底金字匾额,上书“王府”二字。失禾王府除了建筑面积大、装饰豪华、各项功能齐全外,武装兵士守卫森严,服务奴仆众多。单看失禾王府的气势,便知道失禾企图复辟西戎国享受荣华富贵的狼子野心。

虽然失禾王府戒备森严,但是这些对定简灵来说都形同虚设。定简灵隐身进入失禾王府,将王府内的情况侦察的一清二楚。在失禾王府内没有发现失禾,看来失禾真地“有机密事,出行了”。

尽管失禾不在王府,但是,王府内的会客厅外、御膳房外、寝宫外等都站着全副武装的守卫兵士和随时准备服务的宫奴。

定简灵在两个时辰的侦察过程中也没有发现疑似哈忍的人,看来哈忍也真地“有机密事,出行了”。

斧劈谷内还有兵器、皮货、服饰、食物、草料等大大小小的仓库。这些仓库内的物资足可供谷内的一万人和五千匹马用上一年。

以上是定简灵花了两个时辰侦察到的斧劈谷内的情况。

此时已是戌时,天黑下来了。定简灵隐身向公羊的小帐篷快速走去。他欲观察公羊动静,收集更多情报。

定简灵隐身来到公羊小帐篷外,没有犹豫便轻轻推开门进去。突然,眼前的一幕让定简灵这个十五岁的少年羞红了脸。原来,公羊正在和两头母驴行**之事。

定简灵急忙出了小帐篷,心里骂道:“该死的公羊,天刚黑就急着办这种事情,真不要脸!”

定简灵想,看来今晚从公羊这里是得不到什么重要情报了,连日奔波,确实劳累,今晚需找个好地方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做计较。

定简灵想到了失禾王府,那里的寝宫也许是他今晚最好的休息场所。寝宫外有重兵守护,闲人不得靠近,更不得入里,寝宫内他白天侦察时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定简灵动用功夫,很快就到了失禾王府。他隐身进去,先到御膳房用了晚膳,随后奔寝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