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言情 > 回到清朝做盐商 > 第三十章 初遇天地会

第三十章 初遇天地会

“你小子有什么难处?只要不是要银子,尽管提。银子,老夫也缺,我这里这多张嘴要养活,难呀!”琦善说道。

“小子不敢给大人增加烦恼,只是这次要打扬州城,小子多招了些人手,现在武器装备要啥没啥。小子想募集军饷,可是下面的知县衙门都是百般拖延,小子想在江北各州县弄个协响办,方便筹集军资,想请大人您给批个条子,以老大人您的威望,这江北一地谁敢不听啊?”董书恒诉苦到。

琦善沉吟道:“嗯……这个……我准了,不过你今后你每个月要支援北大营五万两白银,还有动静不要弄的太大,否则老夫也不好帮你圆场。”琦善觉得董书恒是想要权力去地方上搜刮财富,自己点头了,就要帮他分担一部分上面的压力,自然也要分得一部分的利益。

五万两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要是能够真正把苏北掌握在自己手中,是可以考虑。所以董书恒还是故意面带难色地答应了琦善。

琦善心中很开心,他毕竟是三省总督,盯着他的人很多,要是自己出手的话难免被人诟病,引起朝廷的猜忌。但是董书恒不一样,他是本地的团练,做些什么地方上反对的声音会小很多,上面的人也好扯皮糊弄。而且,有了这笔钱之后,加之胜保被支走了,琦善相信自己能把北大营控制得更加牢固。

事情聊的差不多了,董书恒这才安心陪琦善听戏。这会儿,上面演的是《霸王别姬》。董书恒不大会听戏,但是这台剧的桥段,董书恒还是知道的。台上那个演虞姬的花旦身段倒是极好的,眉目流转,含烟带水,媚意外露。每一个动作都是柔软顺畅,如行云流水一般。就是不知道是男是女?

正看得出神……

只听琦善语重心长地说道:“书恒啊,你切不可学这楚霸王,过刚易折,为官做人还是要圆滑一些。你看老夫,起起伏伏,却成功熬过了每一次大风大浪,就是把握了这一点。”

“老大人教训的是,小子必铭记于心。”董书恒感觉到琦善这不仅仅是提点他,更像是在暗示他什么?

回好话,董书恒再次把目光移到了戏台上。

异变突生,此时戏台上一共五个人,一个花旦、两个武生、一个丑角还有个流行。只见那花旦手中一根棒子形状的道具从中间拉开变成了两把短矛。

说时迟,那时快,现在除了那个小丫鬟,就董书恒离琦善最近。他一把抄过旁边的矮几,挡在琦善的前方。

“嗙”的一声,短矛插在了矮几之上,锋利的毛尖透过了几面,董书恒整个人往后一顿,差点就坐到了琦善身上。还好这个矮几是黄花梨木所制,不然还真挡不住这势大力沉的一矛。

琦善身边的侍卫反应得很快。他们抽出兵器就向前冲去,前进的队形正好把琦善和董书恒挡在身后。那个小丫鬟早就端着水壶蹲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

十几名护卫,边冲边呼喊:“捉拿刺客!”这是喊给外面的侍卫听得,听到了呼声,外面的侍卫必然会第一时间包围过来。这样也能够给刺客施加压力,迫使他们逃跑。

刺客好像是抱定了一击不成就逃走的计划,那个花旦一根短矛飞出,见没有伤到琦善。就立即招呼身边的几位同伴向南墙逃去。几个护卫冲到了近前,那花旦用手中剩下的一根短矛,向前一戳刺伤了一名护卫,又反手一撩逼退了另一名护卫。

这时董书恒才放下矮几,扶起琦善。琦善脸色苍白,双手发颤,显然已是吓得不轻。

“一个不要放掉,死活不论!”琦善冲着护卫们歇斯底里地喊道。听个戏都被刺杀,这严重伤害了这个老戏迷的心,关键是他估计以后都不能愉快地听戏了。就像是你喜欢吃某样东西,结果被告知这东西对身体有害。

听到了琦善的命令,护卫们攻得更猛了,他们知道今天要是不留下对方,自己肯定没好果子吃,他们都是琦善的家奴,琦善就是杀了他们都没关系。

“你先走,舵主,”那个丑角对着花旦说道,说着在墙根躬下身子,两名武生反身杀了回去,可是用他们手中表演用的兵器,显然不是护卫的对手,眼看着就要败下阵来。

“快,别让弟兄们白死。”

那花旦本来准备回头去帮助两个武生,可是听那丑角一说,毅然向前,脚尖在丑角的背上一点,犹如飞燕一般翻过墙去。

紧接着那个流行也跟着翻过墙去,这二人身形轻盈,似是女子。此时两个武生已经被砍倒在地,怕是活不成了,那丑角空着手,双目赤红,就这样向着护卫冲来,两名侍卫拿枪去挡,这名丑角一个飞跃,把自己串到了长枪之上,仰头死去。

这时,董书恒真想说一句:“真壮士也!”

不过琦善还在,对着身边的琦善道:“大人,下官带人去追!”说着招呼了两名护卫,出了院门向南面追去。

这时支援的护卫也到了,琦善让一部分护卫去封锁整个园子,另一部分去各个院子搜索。

董书恒带着两名护卫按照刚才二人逃跑的方向追去,这个园子里面大小院落很多,且有假山亭台阻隔,道路也是弯弯曲曲。找起人来着实很难。

董书恒毕竟是警察出身,学过侦查,知道哪些是重点的部位。路过了一处院子时,他在灌木丛中看到了一个戏子头上的发饰。顺着草木倒伏的痕迹,他们找到了另一个院子。

这个院子内有一排厢房,两个护卫走上前去,一个一个房间查探。护卫打开第三间厢房时,突然间一柄断矛刺了出来,那护卫也是早有准备,一个后仰躲了过去,这时另一个护卫也杀了过来,两名护卫用的腰刀,显然比那个花旦的短矛要有优势。

那个流行也冲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根表演用的花枪,向着一个护卫刺了过来,她这一下冲的太猛,被那护卫闪过之后,招式用老,来不及反身,被一脚踹飞出去,撞碎了一张桌子。

那花旦看到后连忙放下对手,赶过来救。护卫正冲向流行想补上一刀,结果被那花旦一矛刺中腰间。

这护卫也是硬气,用手抓住短矛不放,让这个花旦一时拔不出短矛。

这时,另一个护卫已经杀了过来,眼看着一刀就要砍到花旦的背上。一只大脚踹到了这护卫的屁股上,让他一个踉跄趴倒在地。

护卫回头看去,只见董书恒正歉意地看着他,这护卫一脸诧异,张口正要说话,那边花旦已经抽出了短矛,反手就刺穿了他的喉咙。

那花旦看向董书恒的方向,用一个清脆的女声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先前坏了我们的大事,现在又要救我们。”

董书恒拿出了腰间的左轮手枪晃了晃,说道:“看到了吗?这是左轮手枪,可以一下子射五颗子弹。我要杀你们的话,刚才你们行刺的时候就不会跑掉。”

“姑娘,琦善对我还有用,你暂时还不能杀。还有,我们也许是一路人,只是大家走路的方式不同,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你们走吧,继续往南,再过两个院子就是外墙。”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这女子口中念叨道,这是他们天地会的接头暗号,这个人怎么会?

“多谢!”说着美目流转,看了一眼董书恒,扶着她的那位流行同伴,向远处顿去。

天地良心,董书恒真的只是随口念叨了一句电视剧中的台词,没想到真的是天地会的接头暗号,以至于让这个女子认为他是自己人。

这时候,外面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是搜查的大部队到了,董书恒连忙向院门跑去,在院门口他碰到支援的护卫,焦急地叫道:“快来,匪人击杀两名护卫向东翻墙而去了。”

众护卫在总督大人院中见过董书恒,不疑有他,跟着董书恒一起往东追去。

搜查了个把时辰,还是没有搜到人,一众人等只得到琦善处请罪。

“大人,下官无能,未能抓住匪人,还折了两名护卫。”董书恒主动请罪道。

“无妨,这本就不是你分内之事,倒是让书恒你受惊了,老夫还要感谢你地救命之恩呢!”琦善摆摆手道。今天确实多亏了董书恒反应快用茶几帮他挡下了那一矛。也因此他对于董书恒发现却没能抓住刺客,并不怀疑。

“小子不敢,这都是小子应该做的,大人您受惊了,要注意休息,偌大的北大营,这么多官兵,晾那两个刺客插翅难逃!”

两个刺客一直未抓到,董书恒也不能一直等下去。他必须赶回去,安排对苏北基层县府的渗透,整编军队,准备接下来的扬州收复战。

扬州北面有个槐泗镇,此时镇子中的一个民宅内。一个容颜俏丽,媚眼如波的女子正在给一个有些娃娃脸的女孩擦药。这女孩只穿着一个红色嗯肚兜,雪白的脊背上上有一处淤青。

“嘶……”那女孩吃痛地哼到。

“忍着点,紫鹃,一会儿就好,你这是内伤,不上药,十天半个月都好不了。”

“飞燕姐,要我说今天就该把那个小狗官宰了,要不是他,我们早就把狗鞑子杀了。”

这俩人就是从袁家园子逃出来的刺客。大一些的叫吕飞燕,是江北天地会分舵的舵主。小一些的是她的丫鬟,也是好姐妹叫紫鹃。

“鹃儿,说实话,我对那个人有些看不懂,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不是敌人,而且他也救了我们,我不能恩将仇报。而且……”她没有告诉鹃儿,董书恒说出的是各舵之间的接头暗号,只有分舵主以上级别才知道。也许他是总舵派下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