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言情 > 回到清朝做盐商 > 第四十章 未来的重工业基地

第四十章 未来的重工业基地

当董书恒陪着一帮徐州官员讨论战后分赃以及今后众人的升官大计时。201团配合着特战队、情报司,正在紧张地进行着抄家作业。

这些大族在当地盘根错节。抄家的过程中还爆发了几次小规模的战斗。张家光是分散在沛县各地的农庄就有十几个,有农田20几万亩。

徐州的矿产资源主要集中在丰沛地区,而张家几乎垄断了当地的矿山开采。这次查抄的煤矿有5座,铁矿3座,铜矿1座,炼铁场4个,收编厂矿工人1万多人。

知府衙门,董书恒坐在书桌后面,手中拿着一个小茶壶,心不在焉地一会儿轻啜一口。之前与徐州一众官员的协商是成功的。这让他开创了一种新的低调发展模式。有点类似于后世的借壳上市,但是这种方式对于手下的忠诚有很大的依赖,当然这也可以通过多一些具体措施去弥补。

比如军队可以顶上两个身份,一个是在淮海军系统中的身份,另一个是在地方官府中的身份。在地方上可以顶着地方守城部队或者团练的名目,但是要服从淮海军系统的统一调度。

这种管理包括军官的选拔,军校的培训等等。除了指挥官以外,士兵与基层军官都必须在淮海军的系统内轮换,通过这种方式可以防止军队脱离管控的问题。

另一边,那些被扶持起来的官员,可以通过利益绑定起来,也可以安插一些谍报人员在他们身边加强监控,当然还是要以利益捆绑为主。

目前来说需要渗透的几个省包括山东、安徽、浙江、江西,这几个省要是控制在手中,董书恒就有勇气跟清廷叫板了。当然前提是积累足够的战功把人送上去。

一阵脚步声响起,蔡树森、王啸、季明山、以及长江银行徐州支行的行长,淮海集团徐州负责人陆续进入到书房。

“总统先生,卑职工作疏忽,对张家的监控不够到位,请总统责罚。”季明山一上来就请罪,董书恒知道他的花花肠子,这家伙鬼得很。

“好了,这次我记下了,记住永远不要把敌人当做傻子,宁愿高估敌人也不要轻视你的敌人。”

“先说正事吧!白行长,你先介绍一下你们那边的情况吧。”董书恒先问了长江银行徐州支行的行长白兴华。

“总统,此次查抄六大家族,共查货白银700万两、黄金50万两。其他各种珠宝首饰移交淮海集团商贸公司,投入市场,估值在300万两白银左右。所有金银以及珠宝首饰折算成银元应该在2000万元左右。”

众人都是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董书恒现在对此已经没什么反应了,他手上握着的资产早已经上几千万。他知道今后银子会逐渐贬值,所以这些钱他会尽早花出去的。

接着说话的是淮海集团徐州的负责人,名字叫范金亭,这是一位董家的老伙计。

“总统,我觉得我们此次最大的收获还是那些厂矿,5座煤矿如果能够换上蒸汽抽水机,蒸汽导索,采用机械采矿,年产煤有望达到500万吨。我听说洋人的采矿技术更加先进,所以希望公司能够聘请洋人矿师。这些煤矿的产出不光可以满足江北两个工业区的需要,还可以水路贩卖到上海浙江,尤其是上海许多洋人的企业、轮船都需要大量煤炭。另外三座铁矿的开采量可以达到50万吨,而且铁矿的品质还算不错,年产钢铁有望达到了5万吨。现在张家的产量只有1000吨,主要是张家的冶炼技术不到位,还在使用传统的方式炼铁,钢产量就更加不行,都达不到我们兵工厂对枪管的要求。另外一座铜矿年产量在100吨左右。“

“土地方面共查抄田产90几万亩,都是上好的良田,这些田地怎么处置,是开办农场还是租赁出去,请总统定夺。”

“这次没收的宅院、商铺等不动产还有上百处。这些不能空关在那里。”

董书恒回应道:“老范,我来一个一个回答你的问题。第一这些厂矿我们肯定要改革,煤矿上可以先把我们的蒸汽抽水机用上,洋人的技师这个你打个报告由人力部去聘请,尽量请普鲁士的矿师,一方面他们的技术好,另一方面我们今后很长一段时间会加强同普鲁士的关系。煤矿的改造可以立即进行,但是要一个一个改,不能影响生产。”

“钢铁的生产方面,目前只能先这样,七月份美国的设备就能运到,到时候我们新建炼钢高炉。当然我们可以提升技术工种的待遇,充分发挥出他们的才智,我们老祖宗手艺还是很不错的,只是这些年倒退了很多,我会请淮海书院的王公过来一趟,对炼铁长开展技术指导。另外,工人的待遇也要提升,至少要保证他们的温饱,要让他们感受到实惠,看到我们同那些地主老财的不同。要设立奖惩考核机制,新的企业管理理念,我之前都跟你们培训过,要用起来。”

“铜矿也要好好利用起来,我们制造子弹需要大量的铜。银行方面也要注意收集铜币,储备起来。另外淮海贸易公司也要派人去云南等地寻找铜矿。今后我们要大量储备铜。”

“第二,除了返还给受害民众的一部分土地,剩下的土地全部成立农场,按照扬州半军事化模式,农场的职工就近招聘,如果不够可以去淮西、河南招一部分。”

“第三,没收的固定资产,商铺的话,淮海公司能够用得上的留着使用,宅子可以留给农场使用的也留下。其他的整理一个数据,召集徐州本地商人地主,举行一个拍卖会全部卖掉。”

最后他有转头对蔡树森说道:“抓捕的六大家家属,全部送到海边的劳改农场改造,小孩也要迁移过去。至于运河边战斗的俘虏,则全部送到煤矿劳动,选择一个偏僻的煤矿成立一所监狱,将俘虏放在那里劳动。监狱的管理人员我们出一部分,另外的人由这次投诚带路的中抽选。”

“白行长那边要尽快做好本地银行网点的铺设以及银元的发行工作,要想办法吸引地主兑换银元。”

他有转向季明山:“明山那边,要趁此机会将我们的情报网铺到安徽、山东和河南地区,徐州作为四省交界,可以作为一个大的情报枢纽经营。对了,那队响马审好了吗?”

季明山回到:“审好了,这支响马队伍,来自沂州,他们的老巢在沂蒙山区,领头的叫林威,为人仗义疏财,在沂州劫富济贫,道上名声很好,他们是鲁南这一片最大的一支响马队伍。此人这次被炸断了两根肋骨,没有性命之忧。”

“经过我们的教育,他同意投靠我们,但是要我们庇护山寨的老弱妇孺。”

“这样你去传令刘青南从第二期的讲武堂抽调50名军官,再从警卫连抽调50人,跟刘威一起去山东,招兵买马,组建淮海军骑兵第一团,对外还自称林威的响马。我要在山东放了钉子,沂州可就在海州的北边。这次老桂,我会想办法把他运作到山东去,到时候他手下也得有人用。”

“树森,以后你们对外自称徐州守备营,这次有可能会帮你搞一个徐州总兵的职位,用来作为掩护,其他的各守备团以后也会这样,我们淮海军中以后很多人都会有清廷的职位,但是我希望你们不要忘记我们的初心。现在你团改为野战103团,战斗人员扩编为2000人。另外加紧组建徐州民兵。徐州一府八县,成立9个大队。另外另行组建新的201团,统领各县大队镇小队做好徐州地方守备任务。这个事情很繁杂,但是必须尽快完成,军官的话,讲武堂会支援你一批,这次表现好的士兵也可以提拔一批,但后面要送他们去讲武堂培训。”

沛县县衙前的广场上,此时正在举行一场公审大会,张玉林被绑在一根木头桩上,身上上挂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勾结土匪,残害百姓”八个大字。县衙之前已经围了很多百姓,还有的百姓是提前被通知后从乡下赶来的。

首先,淮海军的代表讲话,陈述了淮海军过来守卫徐州百姓,张玉林勾结土匪对抗朝廷命令的经过。然后,陈述了张玉林犯下的种种罪行。

最后,进入控诉阶段,有几个事先安排好的百姓,开始控诉张玉林是怎么侵占自己田地的。淮海军的代表当着百姓的面,把地契还给了这几个受害人,引起了底下百姓的一片叫好声。

有了人开头,后面就好办多了。更多的人加入了控诉,甚至有人拿东西去扔张玉林。一会儿功夫,破鞋子、烂草根就在张玉林面前堆一大堆,不知道谁丢了一坨牛粪,沾了张玉林一脸都是。

百姓其实是最精明的群体,他们会用自己的眼睛去辨别善恶,会用自己的行动去投出选票。

公审大会后,淮海军公布了成立农场以及农场招工的消息。立即有大量的无地农民前来报名。消息通过老百姓的嘴巴迅速传出,许多安徽,河南的流民也开始向徐州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