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言情 > 回到清朝做盐商 > 第七十三章 流民东南去

第七十三章 流民东南去

淮北的飞燕军打败了永城的捻匪之后,迅速整合了当地的力量,部队的数量发展到了四千人,两个团的规模。

吕飞燕按照董书恒的模式,打下一地就在当地组织修建农场,永城有很多的土地在原来的捻匪手中,正好用来修建农场。飞燕军入住之后又打击了一些当地的恶霸地主,获得了大量的土地。

随着农场的建立,当地的社会秩序迅速恢复了稳定。老百姓在农场劳动,虽然暂时还没有收成,但是淮海军从徐州向这里支援了大量的粮食。能够暂时解决农场职工的温饱问题。

每一个农场就是一支武装力量,他们就像一根根钉子一样稳定着当地的社会秩序。

而此时,黄河边上的开封却是一幅地狱般的场景。被洪水冲刷过的土地上一棵活着的庄家都没有。

烈日炙烤着大地,原本被洪水泡的板结的土地,裂开了一条条大口子,仿佛是择人而食的野兽向人们张开了大嘴。

家里唯一的一点存粮也都被洪水泡烂了。百姓们苦苦等候朝廷的救济粮,可是官府好像集体沉默了。

因为之前太平军从河南肆虐而过,开封府现在也没什么存粮了,知府衙门也是有心无力。

那还能怎么办?

开封毕竟是久灾之地,老百姓心里有办法。他们开始整村整村地在官道上汇聚。吃光沿途所能挖到的所有的草根、野菜。

四喜今年十六岁,跟着父亲母亲还有姐姐、妹妹也混在流民的队伍中,他家本来还是一个小地主,可是洪水过后,流民把他家里的最后一点粮食也抢光了。

四喜本想拿着爷爷留下的猎枪,把流民赶走,可是父亲挡住了他,都是一些活不下去的可怜人。

看到流民中的小孩抓起他家存的红薯,直接就就着泥土啃了起来,四喜也被触动了。

粮食没了,官府的人见不着,城池的城门全都封锁了。父母只能够带着自己还有姐姐、妹妹跟着流民的队伍行进。他们一路向南,大家的观念中南方要富裕一些。

四喜跟着抢了他家的那只流民队伍,他们本来就是一个村子的。大家吃了四喜家的粮食,心中过意不去,对四喜一家颇为照顾。不过这种照顾只能提现在精神上的尊重。

四喜的父亲是一个憨厚的中年人,虽然四喜家是个小地主,但是也只是土地比别家多一些而已。事实上他们本质上也还是农民,也是要自己种地。

赵家能吃饱饭,倒是让四喜去读了几年私塾,只是这孩子不擅长读书,倒是喜欢四处溜达,之前他就在县城帮人家商铺做过伙计。

四喜还记得有个商队说过,江苏南边现在建了很多农场、工厂,很容易就能够找到一个养家糊口的行当。

“爹,我们往东南走,过商丘去徐州。”四喜对父亲说道。

“娃啊,徐州那也是在黄河边上,说不定也遭了灾呢!我看还是往南去安徽吧。”

“哎,赵老爷,安徽北边全是土匪,本来就是穷得叮当响。俺之前逃荒的时候跟人走过一趟,那里的人连流民都抢。”

“哎……这难道就没活路了,什么世道啊!”四喜的父亲叹息道,“喜子啊,你说的事情靠谱吗?到了江苏真的能有饭吃?”

“爹,是真的,我听江苏来的商队说的,那里建了很多的工厂,还要修河堤,需要招很多人,只要干活的人,全都给饭吃。”

“好,那我们就先往商丘方向走,大家同意吗?”

村中的人也都同意四喜的方案。于是,一行人向商丘而去。

到了商丘,大家看到的景象跟开封的差不多,土地也被洪水冲刷过了。

随行的流民都开始犹豫要不要继续前进。

“四喜啊,要不还是往南吧,这里也遭了灾,再走下去说不定连草根都挖不到了。”四喜的父亲还是惦记着往安徽去。

“爹啊,您有没有发现这里跟别处不一样?”

“嗯?怎么不一样啊,庄稼也都没了啊。”

“这里没人啊,这里的流民哪里去了?”

“是哦。”

“爹,我们继续往前看看。”

“中!”

队伍继续前进,终于前方出现了一个集镇。集镇处事密密麻麻的人群。

“爹,你们先别动,我过看看。”

“这咋这么大的阵仗呢?”人群中有人问道。

四喜三两步就跑到了人群中,然后使劲挤了进去,里面也全是人,不过都排着长长的队伍,人群的中心处摆着一排长长的桌子。

桌子上摆放这笔墨纸张,还有一个个木牌子。一个个文书模样的人在桌子后面不断地登记着什么。

桌子的后方还有一条很宽的横幅,上面写着淮海公司招工处,后方还有一排字——“一人入聘,全家管饱!”

饥饿了好多天的四喜看到这个“饱”字,不自觉地舔了一舔嘴唇。

他赶紧回头向自己的流民队伍跑去。

“爹啊,有活路了,前面在招工啊,管饱!”

一众流民听到“管饱”二字,立刻就激动了起来。

在大家看来,这时候哪个东家要是能够管饱,一定是最慷慨的东家了。饥荒年景粮食才是最值钱的。

话说董书恒现在还真不缺粮食,他早有准备。在夏收后,粮食最便宜的时候就在南方大量收购,囤积到各处农场的粮仓之中。

现在他又开辟了同南洋的贸易,大量的南洋大米,源源不断地通过海船运到海门的港口。

听了四喜的话,这群开封的流民也开始向前跑去。他们跑到了人堆的边缘就没法继续向前了。再往前就有身穿绿军装的淮海军民兵的维持秩序。

这些民兵的服装跟野战不同,是纯绿色的,每人头上带着一个有帽檐的绿色军帽。

就这样在流民们看来都是了不得的王师了。

后面的流民们很急,因为只有登记好的人才能够到另外的一个安置区吃东西。虽然被挡住了视线,但是流民们还是能够看到熬粥的锅灶冒出的炊烟。

有几个不老实的流民想要上前去插队,结果被民兵们用枪托轰了出来,再也没有人敢违反秩序,大家都小心地排队等待。

“老刘啊,这样速度太慢了,我们的人手太少了。”这个流民点的管理员钟瑞华对身边的一个文书说到。

“是啊,这次总统需要招收的人太多了,像我们这样的点有几十个,每个公司都有人被抽调过来。这些流民连话都说不清楚,登记起来非常费事。”

“不过,钟管事,我刚才登记的时候就遇到好几个会书写的,我们能不能去流民里先招募一些会书写的,来帮着一起登记,这样速度不就快起来了嘛。”老刘建议到。

“可以啊,老刘,你这个主意好,就这么办!”

四喜跟着家人正在焦急地等待着,他们还在外围的人堆里,都还没排得上队。

远处飘来了米粥还有馒头的香味。

“爹,丫丫肚子饿,想吃。”妹妹有些不耐烦了,坐在地上哭着说道。妈妈走过去一阵恐吓才让妹妹安静下来。

这时候一个带着圆帽,胡子花白的老者从队伍那边走了过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着绿军装的士兵。

“这里有没有会书写的?”老人对着人群问道。

“我会,我会……”四喜激动地喊到。

“好,那你跟我走。”

“我的家人能不能带上,我得跟他们在一起。”四喜跟老者恳求到。

“好吧,一起跟过来吧!”老者想了想说道。

四喜跟着老者一起来到了刚才冒着炊烟的临时安置区。

这里已经有很多跟四喜一样会写字的人被招募了过来。

“赶紧吃些东西,你们一会儿过去帮着一起登记流民。”

四喜被发了一个大馒头,还有一碗粥,粥上面飘着一块咸菜。

他的家人被带到一边补充登记。登记好了,他们也能够吃上饭。

四喜手中被发了一块木牌,上面写着某保、某甲。为了方便管理,淮海公司把流民打乱原来的队伍,以户为单位重新变成重新编成了保甲。

五户为一甲,五十户为一保,每一保为一个集体的行动单位。在一起活动,在一起工作。

四喜的脑子机灵,又在商户做过工,很快就学会了如何询问登记信息。管事的钟先生让他自己开一个窗口。

……

这次招募流民,董书恒很早就做好了规划。粮食基本上都是通过运河集中到徐州,再在商丘等地,就近设置流民接收点。

再远点的地方,淮海军的势力还没有渗透到。会有情报司的人在当地流民中散播消息,引导流民向商丘萧县、永城集中。

飞燕军最近没有再继续扩张,而是派出骑兵深入到河南西部和北部招募流民,防止这些流民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被其他的捻匪招募。

因为飞燕军开出的条件优厚,许多流民队伍开始朝着商丘徐州方向转移。

为了保障流民队伍能够顺利到达安置点,淮海军甚至以当地士绅的名义在沿途建立一些补给点,给迁徙的流民队伍施粥,确保他么有足够的体力能够完成迁徙。

淮海军在河南大量招募流民的举动甚至引起了河南巡抚陆应谷的注意,陆应谷上书朝廷参核江苏越境河南招募流民。

当然这个奏折被压回来了,现在清廷忙着围攻北上的太平军,哪有功夫去赈灾,这个时候人家帮你赈济流民,不感谢也就罢了,还参核人家,脑子被抽了吧。很快这个陆应谷就被以守护河堤、赈济灾民不利为由罢官去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