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言情 > 回到清朝做盐商 > 第七十五章 夜行上海滩

第七十五章 夜行上海滩

整个苏北的淮海势力都在极速地运转的着。我们的主人公董书恒却难得的清闲一下。好像每次都是大家忙的时候,他就没什么事情可做。

怪不得现在的领导都喜欢给下属找事情做呢,原来是下属忙转起来了,他们就能清闲一些。

董书恒今天很有兴致,他换了一身西装带着彭玉麟还有李存训出去开开眼界。用他的话说就是带着他们开开洋荤。

豫园外面平时就有黄包车夫在这里揽活。几人每人招呼了一辆黄包车向着租界而去。

“这位小兄弟是兴华车行的吗?”董书恒主动找车夫搭讪道。

“回老板的话,小的正是兴华车行的,咱们车行可是上海摊独一家。”那车夫回答道。

“平时的生意怎么样?够不够养家啊?”

“不敢瞒老板,生意还可以,比在码头上扛活好多了。除了交给公司的份子钱,剩下的钱养活一家人足够了。只是现在拉车的人越来越多了,不过还好这上海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这车夫还是蛮健谈的,看样子平时经常跟客户聊天。

“你知道上海租界这边什么地方最好玩吗?”

“老板的意思是男人玩的地方?”那车夫略有深意地笑着问道。

“当然了,你看我们几个可都没带女眷。”

“哦,那老板您可是问对人了。要说着租界里面男人最喜欢玩的地方非大上海舞厅莫属了。”

“听说里面有全世界各个国家的女人,什么“新罗婢”、“日本女忍者”,还有南洋的土著女人,甚至还有非洲的女人,我上次在外面看到一次,那真是全身乌黑的,就那一口白牙还有白眼珠子是白的,还有西洋人的女人。不过听说那地方光进去玩一圈没个千八百是不够的。”车夫显然聊到了自己的感兴趣的话题,嘴上是滔滔不绝。

“最近听说里面有一个唱歌的很火,是我们大清的女子,名字叫梁晓茹。我在舞厅门口的海报上看到过画像,那真是天上的仙女下凡……”

一路上车夫都在说着大上海舞厅的各种好。董书恒严重怀疑这是“坦克”和“白玫瑰”串通好的,坦克的车行帮着大上海舞厅拉皮条做宣传。就像后世的出租车一样,你让他带你去本地好玩的地方,司机大多都是奔着一家去,那家肯定是把出租车公司打点好的。

不一会儿,车子到了大上海舞厅,三人下了车,后面乔装的护卫也陆续到了,董书恒为了不引人注目,除了彭玉麟以及李存训,只把小艾带在身边。

四人进了舞厅找到了一处桌子做了下来。这时舞厅已经有了很多客人。

除了董书恒,其他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对周围充满了好奇。不一会儿一个穿着朝鲜族服饰的女孩子端着茶水走了过来,听说以前朝鲜族女子都是穿露乳装,不过在设计这款衣服的时候白玫瑰还是让人在胸部位置镶嵌上了半透明的轻纱。

这样又隐又现,更能够给顾客一种想象的体验感。

董书恒倒没啥,毕竟是熏陶过的,另外三人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彭玉麟还好,怎么说也是已婚男士,剩下的两个小单身狗差点没喷了鼻血。

“先生们,请用茶,请问各位还想喝点什么?”那女孩用生硬的汉语说道。

“哦,谢谢,每人给我们一杯法国拉菲酒庄的红酒吧!”

“是,先生。”那女孩躬身颔首说道。

“哎,人都走了,你俩别看了。”小姑娘走开了,董书恒赶紧把小艾和小李的魂给拉回来。

这个时候,隔壁的桌子上来了几个梳着中分的华人男子,一口的广东话。董书恒只能听懂个大概。

这几个男子是洋行的高管,他们在那谈论着一些生意上的事。

后来其中一人突然说起了一桩往事。说是有一个扬州去的商人,想通过他们洋行买一批机械。那时候那个人带了将近十万银元。

他把这事儿告诉了一个广州的帮会,那个帮会趁夜把这个扬州商人还有他的随从给劫了,获得的银元给了他一成。后来这几个扬州来的人都给卖到了秘鲁。

听了这事,董书恒的心中咯噔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自己的兄长好像就是在去年失踪的,而且正是在广州。

“不会这么巧吧!”董书恒在心中想道。

这时那个朝鲜女孩把董书恒他们的红酒端了上来。董书恒点头对她表示感谢。

“一群土老帽,也配喝红酒,怕是分不清红酒和马尿的味道有什么区别吧。”此时,一个洋行的高管用英文说道。其他几人也跟着哈哈大笑。他么还以为董书恒他们听不懂英文。

董书恒显然是听懂了,但是他没有发作,这样的小角色还用不着他亲自出手。

这时那个朝鲜女孩又端着一个托盘来到了隔壁这桌。结果一个高管一巴掌就扇在小娘的脸上,将小姑娘扇倒在地。小姑娘捂着脸低着头啜泣,但你不敢发出声音,瘦弱的肩头一耸一耸。

“我刚才明明看到你来过一趟,为什么现在才来为我么服务。”那高管用中文说道。

“刚才那桌的客人先点的酒水。”小姑娘解释道。

“你难道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吗?人也是分三六九等的,我们是大上海的vip会员,不是应该有优先权吗?”

“对不起先生,对不起先生……”女孩的嘴里不停地喊着对不起。

“喂,香蕉人,你说人分三六九等,你是哪一等啊?”这个时候董书恒实在忍不下了。从来没见过有人做狗做到这么自我陶醉的程度。

“我自然是那上三等,阁下这种土气未消的怕是只能做下三等了。”那人嚣张的说道。

董书恒用手安抚住了旁边准备暴起的小艾。

顺手从兜中掏出了一张纯金制作的大上海会员卡。

“天呐,我看到了什么,至尊金卡,传说只有五张,有一张在英国公使那里,还有一张被吴道台以十万银元买走。这是目前出现的第三张。这人什么来头?”一旁的坐席上有人小声地惊呼道。

“那么,现在我是不是比你高一等了,也就是说这个小姑娘没有错,现在请你跟她道歉。”董书恒笑着说道。

“你,不过说个暴发户罢了,想让我给这个卑贱的婢女道歉,没门儿!”那人嘴吧很硬,其实他心中也很害怕,担心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但是他的几个朋友都在,怎么也抹不开面子。

这个时候孟如芳带着几个打手走了过来,有人闹事,她这个当家的必须得亲自出来镇场子。

孟如芳老远就认出了董书恒。她快步走到董书恒跟前,低身小声说了几句什么,旁边的人都听不见。但是众人惊讶的是孟如芳今天的姿态非常的低,要知道这个女人后台非常的硬,连洋人都不敢随便惹她。这女人平时横的很,谁的面子都不买。

今天却在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白脸面前低下了头。

“把他们轰出去吧,影响我听歌的雅兴。”董书恒漫不经心地说道,仿佛只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是。”孟如芳答道,然后给身后的几个打手使了个眼色。

几人上去拎起几个高管就向舞厅的门外走去,对这几名高管的叫喊挣扎充耳不闻。

这时候众人把目光都转舞台上,一株柱聚光灯照射在帘幕之上,帘幕渐渐打开,一个仿佛仙子下凡一搬的女子穿着唐朝式样的女子抹胸长裙,抱着琵琶,迈着莲步走上了舞台,坐在了一张小圆凳上。台下立刻想起了掌声。

随着周围的伴奏声响,女子拨动手中的琴弦。

“宁静的夏天,天空挂满星点点……”优美的旋律之下,一首《宁夏》从女子的嘴中唱出。这首歌跟她的气质非常契合。

大家都被这新颖的唱法,动听的歌声所吸引,歌词非常的浅显易懂,非常地符合这些沪上富商的口味,就连老外也极为喜欢。洋人称这是东方的音乐交响曲。

一曲唱罢,轮到了其他节目。董书恒被孟如芳恭敬地请到后台。

在坐的顾客们再次被震惊到了,这个梁晓茹可是出了名的高冷,从来都不见外客的。这个时候把这个年轻人请进去,要说不是去见梁晓茹,打死他们都不信。

董书恒还真的是被请进去见梁晓茹的。当然是孟如芳在故意讨好他,谁不想讨大老板的欢心啊?

后台,梁晓茹正在卸妆,这时孟姐姐带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这让她极为不适,她柳眉轻蹙,对着孟如芳打了个招呼。

“呵呵,晓茹妹子,你不是一直想见帮你写歌的独孤先生嘛,怎么,今天姐姐带他来了,你怎么不高兴了。”

“您是独孤先生?”梁晓茹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董书恒问道。

“呃,梁小姐好,独孤是鄙人的笔名。”还好现在没有在户外,要是在户外董书恒肯定被雷劈。不是都说“装B被雷劈”嘛!说着董书恒有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稿纸,上面是一首新的曲子,名叫《暖暖》。

梁晓茹激动地接过曲子:“这是给我写的新曲子吗?谢谢您,独孤先生。”

……

彭玉麟他们几个还在外面,董书恒只坐了一会儿就出去了。

“老板,您他太不够意思了,为什么不带我们进去。”李存训埋怨地说道,一旁的小艾不大讲话,不过看的的脸色也是一个意思。只有彭玉麟的城府够深,董书恒看不出来。

“老彭,别装了,你是不是也有意见。我说我只是进去给人家姑娘送个新曲子,你们信不信。”

三人动作一致地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