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言情 > 回到清朝做盐商 > 第一一二章 挺进太行山

第一一二章 挺进太行山

漕运总督是个什么官职,相信大家在很多电视节目中都对这个官职有所耳闻。

漕运最高长官为漕运总督,驻淮安,统领漕政,漕运总督亦统辖有绿营官兵本标及分防各营,称为“漕标”,专司催护粮船事宜。

漕运总督之下为各省粮道,掌本省粮储,辖所属军卫,遴选领运随帮官员,责成各府会齐、佥选运军,并坐守水次,监督、验明漕粮兑换、面交押运官,随船督行至淮安,呈总督盘验。

粮道之下有管粮同知、通判和押运同知、通判,均为地方佐贰,前者专司漕粮监兑,后者专司漕船押运。

清朝亦有卫所之制,卫所官兵给以屯田,专司领运,寻改卫军为屯丁,毋许混入民籍,5年一审,由粮道掌其事。领运按船分帮,每帮以卫所千总1到2人领运,武举人1名随帮效力。

当然这都是老黄历了,自从太平军占领江宁截断运河之后,漕运就基本上废弛了。

另外这些年许多粮食都是通过海船运到天津,再转运京城,更是加快了漕运的崩溃。

所以邵灿这次要是到淮安就职的话,只是一个光杆司令。所有的底下的官员、兵丁都要从地方上抽调。

但是现在江苏都是淮海军地盘,他能抽调到谁呢?

但是邵灿毕竟是军机大臣下来的,总不能面子上太过意不去。总得找点事情给人家做啊。

正当董书恒抓破脑袋也想不到的时候。

一旁的曾宪风提醒道:“总统,我想这次朝廷派邵灿下来是想分琦善的权的,漕运总督有很多权力是和两江总督重合的。比如各地的粮道,现在江苏的粮食都是控制在我们的手中,是万万不能让邵灿收走的。”

“是啊,可是邵灿毕竟是军机大臣下来,不能随便去动他啊。他要是存心想找事情,我们也不好拿他怎么样。”董书恒无奈地说道。

“那么现在主要的问题就是怎么样给他找点事情做?给他找点什么事情?而且是他无法拒绝的事情。”曾宪风说道。

“是的,曾总理,你对这些上层官员比较了解,你看看什么样的事情能够符合标准。”

曾宪风低头抿了抿手中茶,思考了一会儿,说道:“总统我们现在不是正在修建苏北灌溉总渠嘛!这个事情他漕运总督得关心啊,灌溉总渠可是连着洪泽湖的,而洪泽湖就在淮安府而且是运河上的重要枢纽。”

“我想啊,等邵灿到了淮安府就让淮安知府去负责接待他,然后从民兵中抽调出一些人给他做漕标。由淮安知府带着他视察江北的各个水利工程。这一圈下来,怎么着也得一两个月吧。”

“那么,视察好之后呢?”董书恒问道,总不能一直带着邵灿在工地上转悠啊?

“这一两个月足够我们在运河上布置的了,到时候让山东、直隶的河道上爆发点事情,我想这对于我们淮海军不难。那么邵灿就得带着他的漕标营去平叛啊,这样他就没时间来江苏给我们搞事情了。”曾宪风笑着说道。

“姜还是老的辣啊,总理这一招好!就这么办,至于漕运上的变乱,我会让人去安排的,先让邵大人帮我们的水利工程打打气。”

“老曾啊,你最近要辛苦一些,政府条线的年终审计考核工作一定要做到位,对基层军政府的考核一定要做得公正,不然我们时间长了也会变得跟清廷一样。”董书恒严肃地叮嘱道。

董书恒是在基层单位上过班的。有些单位在考核的时候,一些平时不大做事情的人,由于跟领导的关系搞得很好,这些人每年年终考核都能拿优秀。

都是一个办公室的人,低头不见抬头见,谁做了多少事情大家都知道。这样的结果就是整个办公室的人都不愿意做事情。这个单位的业绩也会越来越差。

“是,总统,老朽明白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大家的眼睛可都盯着这件事呢!要是奖惩不公正了,以后谁还愿意好好做事情?”曾宪风保证道。

“这次年终考核,属下会联系监察部介入,确保考核过程的公正性。考核的结果还会进行公告,如果对被公示人有意见,其他人可以举报。”曾宪风又补充道。

“嗯,好吧,老曾,你办事,我放心!”董书恒点头道。

……

离开了总理府,董书恒赶到了隔壁的总参。今天这里将讨论太行纵队的下一步行动问题。

为此,总参谋部专门把吕飞燕给招了回来。会议一直到现在才开,就是为了等吕飞燕。她从淮北一路骑马到运河,然后乘坐运河水师的汽船回来的。

为了方便传递信息,淮海军的船厂专门制造了一批速度奇快的汽船。

这些船只有一两百吨排水量,上面安装的蒸汽机却有500马力,船体也进行了加固,流线型设计,速度可以达到惊人的30节。在此时可以算作是快艇了。

这种汽船专门用来运送重要人物,传递消息以及巡逻。

董书恒走进总参的时候,吕飞燕正在跟严仕坤聊天,他们是天地会的老熟人,严仕坤一直是把吕飞燕当做闺女看待。

吕飞燕这几个月明显比以前黑了一些,皮肤变成了小麦色,但是依然美艳动人。众人见到董书恒进来一起行了个军礼。

董书恒回礼后,走到吕飞燕面前,两人对视了一会儿,董书恒心里面有很多关心的话,但是不知为何却又吐不出来。

会议开始,首先有一名参谋介绍了当前北方的形式,主要是太平天国北伐军的消息。

10月22日,北伐军弃深州乘虚东进,连克献县、交河、沧州等地,于10月29日占领天津西南的静海和独流镇,前锋到天津郊外5千米的稍直口村,准备进攻天津。

11月1日,受到天津知县谢子澄等所率地主武装团练袭击,遂折回静海、独流镇。

这时北伐太平军已从开始时的2万多人,发展到近4万人。太平军占领静海和独流镇后,便在这里驻扎下来,筑木城,挖堑壕,建望台,埋地雷,等待援兵的到来。

胜保纠集所部,加紧对太平军的围攻。僧格林沁则移营王庆坨,防太平军进逼京师。太平军对前来围攻的清军进行了顽强的抗击,击毙清军副都统佟鉴。

……

参谋介绍完了以后。

董书恒说道:“太平天国北伐军进入天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想直隶周围该被吸引过去的军队都被吸引过去了。所以现在太行纵队可以准备挺进太行山。”

“总统,我们太行纵队已经准备好了,大家已经做好了在太行山大干一场。”吕飞燕首先站出来表态道。

“嗯,吕司令,我相信太行纵队的官兵,你们经过这几个月在淮北的磨炼,已经今非昔比。”

“今天总参之所以要开这个会议,一是要确定一条最优的路线,这条路线要注意三个要素——安全、便捷、隐蔽。二是确定行军的方式,行军的时间、队形对减少暴露的风险非常重要。三要再次分析补充太行纵队的后勤补给。比如,我们没有考虑到雪地作战时隐蔽用到的白色披风。还有士兵的防寒问题,冬季太行山内比外界更加寒冷。”

接下来,总参就董书恒提出的几个问题,进行了讨论。

“总统,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太行纵队想多分配一些迫击炮。之前我们在临近的河南太行山区进行了几次缴匪作战,发现这种迫击炮在山地作战的时候非常的好用。”

“嗯,这个没问题,目前江苏地区没什么战事,这次你回去的时候,我会让总后勤部优先帮你们调拨一批迫击炮还有弹药。”董书恒点头道。

“吕司令,在占领根据地之前,你们先不要对直隶的清军采取行动,以免吸引清军的注意力。”

“这次挺进太行,要利用冬季的掩护,北方天寒,冬季外出的人很少。我们要利用这样的条件,打突袭站,迅速占领一些战略要地,把咱们太行根据地的圈画好,圈内的敌人,可以后面慢慢消化掉。”

“是,总统,另外我想这次最好让军政府派一些民政人员跟在我们的后面行动。这样我们占领一地就移交治理一地。军队就可以专心打仗。”吕飞燕提议到。

“嗯,我同意吕司令的提议。”严仕坤说道。

“好,这件事情我会跟曾总理提的。”董书恒也同意吕飞燕的提议。

这次太行纵队在太行山区域的进攻会非常的快,如果没有人治理的话,那些占领的土地消化不掉,等到清军反扑的话,当地人很可能会反水。

因为在百姓的眼中,不管朝廷多么的**无能,都是要比土匪靠谱一点。

但是有民政人员的管理就不一样了。大家能够从你的统治当中感受到真正的实惠,才会真心实意地拥护你,拥护你给他们带来的实惠。

讨论用了很长时间,终于把几个重要的问题确定了下来,并且确定好了执行的人员。

这次纵队挺进太行山,总参也要派遣一个参谋小组跟随,其中还有普鲁士的几个山地战专家。

晚上,吕飞燕留宿在董书恒的寓所。两人在会上没有说出来的话,终于可以在家中相互倾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