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言情 > 回到清朝做盐商 > 第一二二章 萨摩藩的报复

第一二二章 萨摩藩的报复

同时间,刘青北与刘大海等人,也在召开一个紧急会议。他们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有人竟然会在这种绝对实力面前做出这样出人意料的举动。

此时一个商人打扮的男子偷偷地来到了馆舍。

“情报部江户站站长陈正华参见刘部长、刘司令。“来人一进来就躬身行礼道。

“是属下的失职,让诸位大人受惊了!”陈正华充满歉意和自责地说道。

“陈站长不必如此,这件事情你们现在知道是谁做的吗?”刘青北问道。

“刘部长,这件事做的非常隐蔽,我们江户站刚刚成立不久,手上掌握的资源很少。不过可以确定不是幕府做的。”

“这个我们也知道,幕府根本没有这么做的理由。相反这个时候最头疼的应该是幕府才对。”刘大海说道。

“是的,刘司令,能够做这件事情的最有可能是其他的强藩。我们现在有两个重要的怀疑对象,一个是长州藩,一个萨摩藩。从这件事情的手法来看很有可能是萨摩藩手下的‘精忠组’所为。”陈正华继续说道。

“这个‘精忠组’是什么来头?”刘青北问道。

“‘精忠组’是日本的一个藩士组织,起源于萨摩藩,其成员的核心思想是萨摩藩8代藩主岛津重豪时由秩父季保撰写的儒家学派著作《近思录》,该组织提倡尊王攘夷,主张幕府还政于天皇。”

“历史上这个‘精忠组’组织过多起刺杀和暴乱。其当前的主要成员有大久保利通、有马新七,还有有村俊斋、有村雄助、有村次左卫门三人。”

“陈站长,我们手上有没有证据,或者说能不能找到证据。”刘青北问道。

陈正华摇头道:“以我们现在在日本的势力很难做到这点。”

“这个亏,我们也不能白白受了,总要讨点什么?既然萨摩那边讨不到证据,只能让幕府来做这个冤大头了。”

刘大海说道:“刘部长只能麻烦你们先回到船上去呆一呆了。”

“刘司令的意思是要以此事为由向日本施压吗?”刘青北问道。

“刘部长,你觉得如何?”刘大海问道。

“姜还是老的辣,我同意刘司令的意见,不过刘司令要注意把握好火候啊,可别把幕府给玩完了。咱们以后还要指望幕府做代言人呢?”

“放心好了,吓唬他们一下而已。”刘大海笑着说道。

“陈站长,还请麻烦你以商会的身份组织华人撤到港口,我们做戏就要做真一些。”刘大海又对陈正华交代到。

当天上午,使团人员在陆战队的护卫下,没等幕府反应过来就撤到了军舰上,城内的一些华人也撤离到了港口登上了军舰。

南洋水师的军舰在江户湾内一字排开,炮口直指江户城。

正在城内组织缉拿凶犯的阿部吓得差点瘫倒在地。

十几艘军舰,几百门火炮对着江户,小小的江户还不得被轰为齑粉啊!

消息传到了大奥之内,家定的母亲六神无主,两位御台所更是跑到家定母亲那里哭泣,一时大奥内谣言四起,一些女官偷偷地收拾东西准备随时出逃。

倒是家定依然气定神闲地摆弄着自己的那些小东西,不为所动。

很多脑瘫患者对某一方面的事情会非常专注,所以脑瘫患者中出现了很多天才。

这次舰队到访日本带了一个小型手摇发电机,是书院电力研究院出产的。通过手摇发电可以制造出电火花,这让家定深深地喜欢上了这个新玩具。

还有一个淡定的人,就是住在郊外的笃姬了。清国人的架势虽大,但是笃姬敢肯定他们是不会对着江户开炮的,因为那样不符合清国的利益。

只有那些身在局中的人会感到慌乱。

阿部本是个睿智的人,但是现在他身在局中,如何也安定不下来。他急忙派遣奏者番官员前往舰队询问。希望能够稳定住这些清国人。

刘青北接见了奏者番的官员。直接表明,幕府对此次刺杀有直接责任,必须交出凶手,赔偿损失。

在未确定绝对的安全之前,使团暂不上岸,双方的谈判接洽活动一律在水师的战舰上进行。

另外,刘大海还以舰队司令身份通知日本,近日南洋水师将在江户湾进行为期一周的实弹演习,请江户方面通知周围的商船、渔船回避。

交涉的官员回去之后,将清国的意见告诉了阿部,愤怒的阿部摔碎了一整套杯子。

但是还是同意了淮海军的要求。派人上船交涉具体细则。自己则抓紧时间寻找真凶。

这个势力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无疑是敌视幕府的,那么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自己都要把这些人挖出来。

“岛津齐彬那边有什么异常吗?”阿部问一个跪在角落的武士道,他也怀疑这件事请是萨摩藩所为,只有萨摩藩拥有做这件事情的动机,也有这样的实力。

“老中,岛津藩主这几天一直闭门谢客,没有什么动静。倒是这几天城内抓到了好多可疑的长洲以及萨摩武士。但是没有审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不用审了,直接把他们送到清国人那里,交给清国人处置。”阿部目光阴冷地说道。

日本一直有一股势力,想让武家还政与公家。阿部心里非常清楚。但是日本的情况太复杂了。

现在日本的内部只是处在一种脆弱的平衡状态。很可能因为一件小小的事情就爆发了,所以自己不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追责萨摩藩。

接下来的一周内,江户湾内,不时地爆发出隆隆的炮声。淮海军的炮弹仿佛不要钱似的,东放一下,西放一下。

整个江户城都在胆战心惊中度过了可怕的一周。

……

谈判终于有了结果。虽然极不情愿,但是幕府还是向清国赔礼道歉,承认由于自己保护不周全,导致了刺杀事件。

幕府将抓捕的可疑武士、浪人,一百多人全部交给淮海军处置,这些将会被送到远东做苦力或者在与俄国人战斗的时候充当敢死队。

幕府赔偿清国白银50万两。既然幕府没抓到人,当然自己得做冤大头。不过最后刘青北还是同意日本以江户关税分期偿还。

负责江户守卫的若年寄(相当于禁卫军统领)赐切腹谢罪。

后面就是刺杀事件之前双方准备的谈判内容,通过协商,最终形成了一份《清日亲善条约》:

一、清国将为日本的“闭关锁国”国策提供保护。为此日本将浦贺的一个港口租借给清国,清国在该处驻扎一支不多于也不少于一个团(2000人)的陆战队。但是该驻军未经允许,不得离开基地范围之内。

同时军舰也可以在这里停靠,今后未经日本同意,清**舰不得再深入江户湾,当日方同第三国发生战争时,清国有义务进行必要的援助。为此幕府为该驻军每年提供是20万两白银的驻军费用。

这样相当于淮海军为幕府提供一支雇佣军,而幕府则会缴纳保护费。

二、帮助日方扩建浦贺炮台,所需火炮从清国购买。幕府的意思是只要能够保住江户就好了,至于其他的藩属你列强可以进攻,但是只要你登陆了,就会陷入日本人无止境地进攻骚扰中。

三、派遣一个军官团,帮助幕府训练一支新式军队。幕府要想有安全感,自己的手上必须有自己的武装力量,当然这支军队还可以用来镇压其他藩属国。这符合淮海军的既定目标。当然,由淮海军来训练这只军队,可以更好地把握好度。

四、清国商船可以在江户自由经商,军舰可以在江户、函馆、马关、长崎等港口临时停靠补给。

幕府坚持商船只能在江户停靠,其实是江户的一帮大佬想要继续把持清国商品的独家代理权,以及日本出口商品的销售权。他们已经从这段时间的交易中尝到甜头,又如何愿意松口呢?

通过这个条约,幕府算是在经济上和军事上都和淮海军捆绑在一起了。

对此以阿布为首的武家势力乐见其成,目前来看这是加强幕府统治的最好、最快方式。

淮海军也没有一下吞并日本的打算,董书恒现在还没有精力去处理日本这个泥潭,他需要一个听话的代理人,而腐朽的幕府恰恰是最佳的选择。

淮海军虽然看起来是侵占了一些日本的主权权益。但是在幕府看来,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

清国不像西方列强那样干涉日本的内政,也不会对日本的文化结构有多大的影响,因为双方本身在文化上就有同源性。

不过这份条约却引起了一些强藩的反感,比如土佐、长洲、萨摩、佐贺这四大强藩。

岛津齐彬知道这个条约的内容后,再次把有村次左卫门给暴揍了一顿。第二天就找个借口返回萨摩藩。他必须要为幕府与清国的缔约做好应变的准备。

《清日亲善条约》仿佛是一剂催化剂,让原本还处在萌芽阶段的日本内部矛盾迅速发酵,一场暴风雨即将降临日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