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言情 > 回到清朝做盐商 > 第一二七章 淮海军的组合拳

第一二七章 淮海军的组合拳

“老师,您觉得呢?”董书恒看向老神自在地坐在那儿的魏源。不像其他人,魏源好像一点都不感到担忧似的。

“书恒啊,其实你们刚才谈论的那些问题都是次要的。满清政府他们是什么啊?他们是北方的蛮族啊,蛮子最看中的是什么呢?”魏源说道。

“老师的意思是啥都不用猜了?直接用拳头跟他们说话。”董书恒答道。

“对啊,把他们打败了,他们自然就怕你。你看洋人在上海开租界,割了香港岛,清廷还反过来巴结人家,为什么呢?还不是因为英国人把他们打怕了!”

“外国人都能做到这样,咱们中国人为啥不能做到这样呢?”

是呀,外国人都能欺负清廷,难道咱中国人就不能欺负了吗?

“老师,学生懂了!”董书恒起身向魏源躬身一礼。

……

“诸位,现在布置命令。”董书恒转向会议桌,看向在坐的文武官员,正色说道。

“唰……”底下一众文武官员齐刷刷地坐正。双目直视董书恒,都在那儿等着自己的任务。

“季明山。”董书恒喊到。

“到!”

“情报部要把工作重心转移到京城附近,行动局全部到京城,由行动局局长郑剑亲自带队。”

“是,总统。”郑剑起身答道,脸上看不到一点表情,只有眼睛中能看到一丝嗜血的光芒。

“情报部第一是要监控清廷的一举一动,第二我要让京城的米价在未来的半个月以内上升十倍。运河航运公司、淮海公司北方分部要全力配合情报部的工作。第三,那些敢趁火打劫人,让他们从世界上消失,我们淮海军的威慑力绝不能动摇。”

“海军刘司令。”

“到!”刚刚从日本赶回来的刘大海站起来答道。

条约签好之后,刘大海就率领主力舰队赶回来了,鲍有志还是率领他的分舰队留在东京湾,在炮台没建好之前,他将担任拱卫江户的职责,毕竟人家是付了保护费的。

同时留在日本的还有一个整编的陆战团,就是丁力的那个团。陆战团的灵活性很大,哪里需要就投送到哪里去,他们没有固定的驻地和防区。

“海军抓紧时间做好准备,同时远洋公司也要赶紧调集船只,我们这次到天津去,那里不是有发匪吗?我们就说是过去缴匪去。”

“总参谋部,陆军从江苏的三个师,各抽调一个团,两个步兵团一个炮团,直接到盐城港集结,在那里秘密上船北上,水师和商船负责运送和护卫。”

“传令给山东的第三师,山东的部队全部到胶东缴匪,防止清廷调他们北上。这次我不准备暴露他们的存在。”

“娄志刚,特战队派出小分队奔赴各地,保护各地的淮海商行,有哪个不开眼的想对淮海商行伸爪子的,全都给我剁了。”

“是,总统,保证完成任务!”娄志刚站起来说道,这么大规模的行动怎么能够少的了特战队呢?

“传令徐州的王从志第一师,从徐州进入安徽北部,步步为营,占领一地消化一地。”

“教导师。”

“到”刘青南站了起来,心想终于轮到自己了。

“教导师留足人手防守北大营,防止太平军偷袭,其他各部向西进攻,但是暂时不要靠近被太平军包围的庐州。”

“第二师抽调一部从常州向南进攻宁国、徽州。”

“彭玉麟!”

“到!”

“你负责南线的战事,占领宁国、徽州后是否继续进攻,由你们自己决定。”

“以后我们淮海军打到哪里,哪里就是我们的地盘,到了我们淮海军手中的地盘谁要敢动,就剁了谁的手。”董书恒对着在做的淮海军文武宣布道。

没人会觉得他在说大话。大家都在心中高兴,总统终于迈出了自己的步子。总统的步子迈的越大,那么他们跟着董书恒才能走的更远。

“最后,通知全军取消休年假,所有人员归队,各地进入一级戒备状态。”

淮海军进入一级戒备状态后,各地守备部队全部取消休假,筹备物资,随时准备开拔作战。

民兵取消生产任务,进入每日训练的状态,并且要清点准备武器物资。

各地关卡全部启用,查探全部的过往人员。未持有军政府颁发的身份证明的人员,全部要接受严格的审查才能在淮海军的势力范围内活动。

淮海军全部动员起来,其效率是非常恐怖的。

各地的淮海商行接到总部的通知依然继续营业。一些官府,还没接到朝廷的通知,就已经收到了淮海军的警告。

淮海军说到做到,大家一点都不怀疑,之前已经有过一次惨痛的教训了。

那时候淮海军初立,一些地方上的人眼红淮海商行的生意好。结果这些人和家族,都神秘地消失了。

大家都说淮海军掌握着庞大的地下势力,谁惹谁倒霉。

地方官哪个不是人精,刑部的文书,随便搪塞一下就可以了。但是淮海军却是惹不起的。

有些比较尽忠职守的官员也只是象征性地派衙役去查看一下。衙役们平时都是受了淮海商行的好处的。顶多上门打个招呼就完事,可不敢影响了人家做生意。

都是正经的营生,怎么可能通匪呢?

……

通州是运河的终点也是进京物资的集散点,京城的十二家主要粮行都把粮仓设在了这里,可以说这里是京城的粮袋子,控制着京城的粮价变动。

今天整个通州全部都是米面焦糊的味道。一个晚上,通州几乎所有的粮仓都被烧毁。

粮商们一个个呼天抢地,通州官府乱做一团。

京城的百姓反应非常的快,各大粮行的门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没了粮仓里的粮食补充,粮行铺面里面的那些米面一会儿就没了。

紧接着一期新的《长江商报》投送到了京城。头版刊登了一则重要新闻:淮海公司将全面暂停从运河以及海上向北京输送米粮。而且由于运河封冻,运河航运也将暂停承运业务。

这下子整个京城都沸腾了。粮行的大门很快紧紧闭合了起来。一些街面上甚至出现了打砸米铺的事件。

咸丰帝紧急召开朝会商讨对策。大臣们一个个跟斗败了的公鸡一样低着头。没人能说出好的办法。事情是皇帝搞出来,一些人甚至在心中暗暗地等着看皇帝的好戏。

现在即使能想到办法,时间上也来不及。这半年来京城的物资基本上都是淮海公司从运河输送的。就是几大粮行的货都是从淮海军那里进的。

一下子最大的供货方没了,大家一时也找不到新的供货商。尤其是货运路线还掌握在淮海公司的手中。

本来要一周之内把米价炒上去的。可是才三天,京城的黑市就把价格炒到了十倍之上,而且还是有价无市。各大粮行纷纷关门。

周围的官府甚至有人把府库里的官粮拿出来倒卖。利润实在太大了。

可是此时京城的西边、南边都在闹匪患。临近省份的商队根本就进不来。山西的粮食到了太行山就会被截胡。

咸丰帝把这个锅推给了户部,限令户部半个月内调入粮食平抑物价。这个命令让户部尚书恨不得马上辞官回家。

这个时候京城周边的几个府县也出现了大量的资金收购粮食。抬高粮价,这让清廷想通过直隶府县抽调粮食平抑物价的想法也夭折了。

咸丰皇帝平时看起来很温和的一个人,这几天火气很大,被抬出宫去处理掉的宫女太监都已经好几个了。

“赫敏,事情查清楚了吗?”

“回皇爷的话,都查出来了,确实是人为的纵火。不过纵火的人早就逃走了。”

“奴才派出了最得力的手下,追踪到了一群人,不过对方很厉害,我们的探子只跑回来一个人。这几天奴才把人都撤到了宫里。”

“你担心,这群人会对宫里不利?”咸丰皱着眉头说道。

“是的,陛下,这些人都是练家子出身,而且他们的装备比咱们的更好。奴才担心他们潜入宫禁之内。”

“这个董书恒果然是有野心,竟然豢养了这么多的死士。”咸丰懊悔地说道。

本来也是他想推一个典型出来,才破格提拔的董书恒,现在这个自己提拔的人竟然这么快就开始反噬自己,让他感到被人啪啪啪地打脸一般。

“嗯,你做的很对,命令神机营和前锋营这几天加强防备。”咸丰还是怕死的。

这京城的防卫力量主要都是八旗组成,这些人中很多都抽大烟,还有很多都是世袭下来的,现在根本就没有多少的战力。淮海军的人要想摸进皇宫还真有可能。

春节前夜,醇郡王府招待好宾客,整个王府重归安静,外面的百姓在为下一顿饭着急,但是这不影响达官贵人们继续纸醉金迷。

京城的百姓大部分都没有多少存粮,包括一般的八旗家庭也是这样,大家都是每个月拿了钱就去买米面生活物资。现在钱是拿到了,但是这个钱已经买不到东西了。

半夜时分,一队黑衣人潜入了醇郡王府,悄无声息地干掉了所有的护卫。

第二天,一则消息如同十二级地震一般震动了整个京城。堂堂道光皇帝的第七子、咸丰皇帝的异母弟弟,大清醇郡王家中惨遭灭门。家中财物被劫掠一空。

咸丰帝知道后,再次在宫中大发雷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