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言情 > 回到清朝做盐商 > 第一三二章 反击的北伐军

第一三二章 反击的北伐军

当天京的使者告诉林凤祥将会有一批物资沿着运河运来的时候。不管是林凤祥还是李开芳在心中都是半信半疑。

直到一名自称运河船运公司主管的人找到了林凤祥。并且同林凤祥商讨怎么“移交”这一批物资时,林凤祥才相信这事儿似乎是真的。

运河航运公司会将货物运到天津南边的运河上一个荒滩处。那里离林凤祥他们现在的驻地仅仅只有四五十公里的距离。

这个方向的清军并不是非常的多,因为胜保和僧格林沁的主力都放在了北边。

不过移交的方式很特殊,对方要求太平军去那边把这个船队给“抢劫”了。

林凤祥被这个奇葩的移交方式给搞得哭笑不得。

不过想想也是,淮海军现在名义上还是朝廷的军队,跟太平军还是敌对关系。他们必然有自己的顾虑。

林凤祥猜测淮海军没有那么好心来支援自己这支孤军。毕竟淮海军目前还和太平军处在交战状态。一定是天京让渡了很多利益换得的这次支援。

所以林凤祥对此次接收物资非常的重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林凤祥让吉文元率领五千精锐去执行这次任务。

他估计这是天京城给自己的最后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物资援助了。

吉文元带兵打仗非常的稳重,在一个夜晚突袭了西南面胜保的围剿部队。一路急行军到达了运河。

果然在运河边上看到了几十艘巨大的沙船。见到是太平军过来了。船上的船工全部都逃到了汽船上,驾驶者汽船逃之夭夭。

只留下这些沙船晃晃悠悠地漂在运河岸边,仿佛是一群待宰的羔羊一般。

吉文元小心翼翼地派遣侦查兵上船去查看了一下,他没敢直接全军压上去,毕竟他们跟淮海军没什么交情,谁知道对方会不会使诈呢?

不一会儿侦察兵就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一脸的兴奋。

“报告将军,船上全是棉衣和粮食。我的乖乖,都是白花花的大米,我们再也不用天天啃窝窝头了,终于能吃上白米饭了。”这些老兵都是洪秀全从广西带出来的,他们都是南方人,吃不习惯北方的面食。

他们一路北上,自带的物资早就已经消耗完了。他们靠着以战养战,维持军队的运转。在北方缴获的自然就是小麦、糜子这些主粮。

这让许多太平军老兵吃的很不习惯。不要小看食物口味的重要性,在战场上,可口的伙食对部队的士气也有很大的影响。

“让弟兄们抓紧时间搬运,一点都不要落下!”吉文元高兴的下令道。

不用他激励,太平军将士看到这么多物资,早已经是士气大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将船上的物资往下搬运。

他们出来的时候就带着大量的大车,驮马,这个时候刚好派上用场。

吉文元知道胜保很快就会反应过来,自己必须抓紧时间把物资搬运回去。到时候要是被胜保的马队围上了,别说是物资了,就连自己这5000兵马都有可能撂在这儿。

胜保本以为这一支突围的太平军是准备过河呢。他把手下的兵都放在运河的西侧布防,准备对太平军半渡而击。

可是左等右等,都没等到吉文元的部队。等天亮之后,他派人去查看的时候,只剩下空空的沙船还在运河上飘荡着。

胜保这才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即火冒三丈。

“这是资敌,是**裸的通匪!”胜保在他的大营内咆哮道。

这几十艘巨大的沙船得装多少物资啊!自己在这里打生打死,好不容易把北上的发匪逼到了物资紧缺的窘境。

可是淮海公司早不被抢,晚不被抢,偏偏在这个时候被抢,而且被抢了这一次就足够让发匪恢复元气了。

这简直就是在作弊啊!

他不能擅自对淮海军有所动作。只能将这件事情添油加醋地上报给朝廷,由皇上来对这件事情进行定夺。

……

林凤祥看着这些物资的时候眼睛的都直了,这些可全部是他们急需的保暖衣物、食品等物资。

李开芳拿了几个坛子鬼鬼祟祟的就要往后院走,林凤祥拦住了他。

“老李,别藏了,我都看到了,那是给士兵们治伤的酒精,你拿那么多干什么?”

“哎呀,我李开芳哪次打仗不是冲在最前面,难免要受伤嘛,多留一些备用,呵呵,备用。”李开芳笑嘻嘻地说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库房里还有几坛子老酒,这些酒精送给郎中,这是给圣兵们救命用的。”林凤祥严肃地说道。

李开芳这个人平时大大咧咧的谁都不服,唯独林凤祥的话他能听的进去。

“哎呀,秀才你是不知道咱们的老酒那喝起来就跟马尿一样。这玩意只要一小口,肚子里就跟着火了一般,浑身暖和。”李开芳指了指手中的坛子说道。

“算了,你只能拿走一坛子,不要再给我发现你偷拿药酒,否则我就要请军法了。”

“好吧,一坛就一坛,你个酸秀才!”

李开芳抱着他那一坛子药酒离开了。他决定先回去整两口,他摸了摸怀中的两罐鱼罐头,正好拿来下酒,心里美得很。这淮海军的好东西还真是多呢!

李开芳走后,吉文元又来到了李凤祥的营帐。

“林丞相,物资都清点好了,这次咱们发达了,士兵们再也不要挨饿受冻了。”吉文元进来后汇报道。

“文元,你下去把该发下去的东西都发下去,让弟兄们好好休整几日,回回精气神儿。这里不是我们的久留之地。”林凤祥交代到。

“丞相是想突围吗?”吉文元问道。

“我们这不叫突围,我们继续往北京进攻。你没听那个淮海公司的使者说吗?整个直隶现在都缺粮,北京城外已经聚集了十几万流民。这可是一支强大的力量啊!”

林凤祥起身看向北方,目光深邃。已经这么久了,他连京城的边都没能摸上去,就这么撤了,他自己心中也不甘心。

“这个时候如果咱们能够杀到北京城外收拢那些流民,然后和北京城内的饥民里应外合,说不定真的能够拿下北京城。”

“丞相,你说怎么做,我老吉第一个支持你。”吉文元表态道。

林凤祥在这支北伐的太平军中威望非常的高。这支队伍中的骨干都是他的老部下,大家都是唯他马首是瞻。

当初杨秀清将林凤祥派出来,除了想要削弱洪秀全的力量,也有出于对林凤祥的忌惮。

正如李开芳所说,林凤祥当初要是留在天京,现在早已经封王了。

不过林凤祥本人对此倒是并不在意,他心中一直还有大义存在。

他还记得金田起义时他们所发的誓言。

物资补充进来之后,太平军的士气真的回升了很多。以前那种被抛弃的失落感一扫而尽。

淮海军给的物资品质很高,棉大衣能挡到腿腕子位置,虽然不能保证人手一件。

但是那些一线的士兵却可以配备上,至少放哨的士兵不用再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了。

再说了,物资里还有很多的棉花,他们还可以自己赶制棉衣。

在林凤祥等待的时候,太行纵队攻破保定,给他们制造了机会。僧格林沁率领15000清军去收复保定。让太平军北边的防线薄弱了很多。

胜宝一个人独木难支,而且他觉得现在太平军向南突围回天京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此兵力放在东西两侧更多,这样方便向南北支援。

太平军在与他们的博弈中一直处于劣势之中,如果再北进的话,太平军的回旋空间将会更少,到时候就真的是孤注一掷了。

不过,胜宝还是小看了林凤祥的决心。林凤祥本身就是抱着玉石俱焚的决心进行北伐的。

正月初四,太平军安排了一份丰盛的晚餐。

零晨时分,就着月光,五千精锐在前面开道。太平军的大军全力向北攻去。

林凤祥本来准备突袭清军的阵地,但是胜宝带兵非常严苛,底下的清军倒是不敢随意玩忽职守。

林凤祥见偷袭不成,于是集中兵力对着一个点发动了猛攻。

太平军不要命的打法终于撼动了清军的心理防线。

最终,在双方付出了巨大的死伤之后,清军先支撑不住了。

毕竟清军的防线那么长,兵力过于分散,而太平军是集中兵力攻击一个点。

所以,太平军在局部的兵力上有绝对的优势。

缺口被打开之后,太平军就像溃堤的洪水一般向北方涌去。

林凤祥甚至都没有时间去俘虏清军的溃兵。

他知道胜宝很快就会将其他地方的兵马调动过来,试图再度围住自己。

要是野战的话,他现在还不一定是胜宝的对手。

因此林凤祥必须尽快北上,寻找一个落脚点。

他并不准备去天津,上次就是在天津城下碰了一鼻子灰。

太平军近四万大军从天津的西边一路北上直奔廊坊而去。

这次太平军攻城再也不留余地,而是全军压上,完全以实力去碾压对方。

小小的廊坊城并没有坚持多少时间,就被太平军拿下。

后面的胜保也是急了眼,过了廊坊,北京城可就在前方了。这次自己让太平军给跑了出来就已经是要担着重大责任了。再让太平军打到北京城,那自己的小命可能就要断送了。

胜保完全把步兵扔在后面,只带着马队一路疾驰,想要赶在太平军靠近北京之前截住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