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言情 > 天姥吟传奇 > 第41章 南峰宴饮

第41章 南峰宴饮

明天起早还要到县衙,苏尹笋走后,乐正云秀哄着他们入睡,不一会儿,一个个地含着糖人儿进入梦乡。

与学生仔在一起时,乐正云秀的心总是特别的踏实,不久也陪着他们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被刺眼的太阳光照醒,只见苏尹笋已给大家叫了一大锅的稀饭说:“大家快吃,吃了以后到县衙,陈县令要与大家见个面。”

然后,向乐正云秀说起昨晚的情况:“船上的两位是桐江书院院长方今的儿子方岳峙与方岳岩,这次招收童生正是他们俩主持,今天各地参加桐江书院考试的儿童先到县衙集中,休息一天,等到报到的人到齐后明天再正式开考,我已作了安排,我们的人就直接住县衙里。”

这是苏尹笋的心细之处,云秀书院参加考试的人与其它地方的不同,其它地方多是富家子家,不差钱,只有云秀书院的,大部分都是贫家子弟,能省下一笔住宿费,自然也是好事。

到了县衙,陈县令已经起来,各地人马过来考试,自然也有与陈县令熟识的朋友,所以,一大早就开始忙碌,与学生仔们打了个招呼,吩咐整出后厢房打地铺把学生们安顿好后,就开始会客。

一个弥乐佛一样的中年人笑容可掬地面向陈县令说道:“呵呵呵呵,听说云秀书院是陈县令自个支持下创办的,昨晚在码头,见识了书院里童子的歌声,不知今天能否让我再见识一次?”

“他是外地的一个富商,做药材生意的,姓柴,赞助了桐江书院不少钱,不可得罪。”苏尹笋悄悄地向乐正云秀耳语道。无论在哪里,有钱人总比穷人有特权,俗话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在办幼儿园时,乐正云秀已见怪不怪,再说,以后要把云秀书院办大,也需要他们这类人的赞助,宋人讲含蓄,昨天的歌虽然励志,但太张扬,乐正云秀指挥学生仔们给大家唱了另外一首励志的歌:

《蜗牛》

该不该搁下重重的壳

寻找到底哪里有蓝天

随着轻轻的风轻轻的飘

历经的伤都不感觉疼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等待阳光静静看着它的脸

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

重重的壳裹着轻轻的仰望(轻轻的仰望)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在最高点乘着叶片往前飞

任风吹乾留过的泪和汗

总有一天我有属于我的天

“这是什么音乐?”方岳峙边跟着低吟边问。宋朝音乐只有五音,而这笛子配音中却出现另外两个全新的音界,方岳峙精通音乐,自然十分好奇。乐正云秀只是微微地笑了笑没有回答。

白天由陈县令做东,在南峰山的碧西山房宴请本县乡绅及各地送考生到这里的名流。南峰山位于县城南面,俗以“一峰南立”故名。与福应山互为宾主,而一县的美景尽在东南南峰山。自然景观最为让人称道的是“每當二三月,桃花盛開,爛漫若錦”。为此,永安“白云鸡犬之境,流水桃花之乡”的说法也即由此而来。

南峰山曾是永安的“兰亭”,文人雅会多放在这里,山下永安溪中有画舫十数,箫鼓杂奏,或溯流而上,或顺流而下,衔杯眺之,以为娱人”,并成就了永安八景之一的“南峰钓艇”的美景。南峰山顶有寺院兴道院,“寺臨大溪之上,山光水色,遠近撩人”,所以曾是游人登临远眺的最佳场所。

作为东道主,陈县令坐了主席,左右两席是桐江书院的方今院长与云秀书院的乐正云秀院长,方院长德高望重,这次又是他的书院招生,他坐主宾位自然是没话可说的,可乐正云秀坐副宾位就引起底下交头接耳:“这云秀院长何方神圣啊,没听说过。还有他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你们知道吗?”

也难怪他们议论,在穿越前,乐正云秀是假小子般的短发,经过半年时间,虽然长了一些,也仅仅盖住半颈。古人重孝道,强调皮肤毛发,受之于父母,不可损伤。所以男女都是长发,这头发首先就显得不伦不类。说是男生吧,虽说是儒生打扮,但脖子上没喉节,淡淡的柳眉分明仔细的修饰过,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象两把小刷子,亮得让人觉得刺目的一双漂亮到心悸的大眼睛,异常的灵动有神。唇红齿白的,这口红涂得自然,比大家闺秀还得体。说是女人吧,一双大脚,显然没缠过的,宋时女性的小脚比相貌还要紧,不缠就找不到婆家。另外神彩飞扬,举手抬脚间自有一份气势,眼神一扫,慈祥却不失威严,没有娇滴滴的女人样。这是当了多年的幼儿园园长,穿越到了古代产生的气场。

乐正云秀是来自千年后的穿越者身份,在座的陈县令、方院长及苏尹笋三人是知道的,其它宾客却一概不知。自然引起了大家的种种猜测。

宴席开始了,乐正云秀担心万一是吟诗作对什么就糟了,自个除了会背唐诗三百首与宋词五十首之外,什么也不知道,因为幼儿园里用不着。所幸的是,座上通文墨的也就陈县令与方氏三人,再加苏尹笋,其它的多是商人,为避免大家尴尬,陈县令没作这安排。

陈县令为官清正,官宴严格按朝庭体制执行,菜品不多,也没安排席间的助兴节目,几个富商边皱着眉头,边言不由衷的叫好。方岳峙还在关心他早上听到的歌曲,上来向乐正云秀敬酒说:“江水浩荡,万舟竞发,如此美景,乐正院长可否为我等再歌一曲?”

学生能不能进书院,他是至关重要的人物,这个面子绝对得给,乐正云秀站起身来说:“方公子有此雅兴,敢不从命,只是没有乐器伴奏,效果不佳。”

正在这时,只听得山腰中有鼓声传来,有船队进码头了。乐正云秀心中一动,有了,为何不借鼓为乐,一舒心怀。于是,带大家来到江边,拿起鼓锤,边打边来了一首《天地眉间》。

春秋两岸

时光随清风可叹

一生帝愿

将心留于人世间

手握乾坤

掀风雨自在云端

花开指尖

留蝴蝶掌心轻旋

天与地开在眉间

叹千秋万世欢颜

心中溪流汇远方清泉

回首一生路漫漫

天与地开在眉间

叹千秋万世欢颜

梳几许情愁望月凭栏

星辰如梦心缱绻

心缱绻

一曲鼓罢,紧伴着船队几十个艄公在码头边拖着长音大喊:“船到岸喽,船到岸喽。”无意中与歌声混在一起,一种浩然之气,顿时冲塞上大家的胸膛。

“请问兄台,这词牌何名?”方岳峙行了一礼问道。

这就是一首歌,卡拉oK中点击率很高,户外领队多是性格活泼外向的麦霸,因为每次活动,要调节气氛,必须懂这招,歌跟词牌扯不上半分关系。乐正云秀只有对他笑了笑,无法作答。